第九章 黄雀在后
作者:陌上纤舞 更新:2019-12-11

程一笙向后退了一步,她的脸暴露在夜灯之下,脸上那巧笑倩兮在他眼里看起来十分欠扁,她偏头狡黠地问:“殷少想我怎样认输?”

这副模样绝对不是认输应有的表情,不过殷权还是吐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话,“向我下跪,任我处置如何?”这话多有调侃的意思了,这样的女人让他打还下不去手,只能吓唬吓唬。

真是有病!程一笙心里暗骂,脸上笑意稍减,却还是淡定模样,她反问道:“如此就能饶过我?”

“我考虑考虑!”他多少以为她是想求和,但是以她频令他意外的表现,他还是不敢相信她会服软。

她神情一变,铮铮之语从那暖软红唇中吐出,“我程一笙虽然是个女人,可也不容人随意侮辱,殷少这话以后还是不要再说的好,今天之事您也算出了气,如果还觉得窝火,那我以后再接着便是!”

她的态度很明确,不打算妥协。这个圈子里能有如此风骨的女人倒令他有些意外,而这么明着跟他叫板的,更是少见,看来今天的事儿还不够分量。他眯起眼,警告道:“这只是一个开始,你确定刚刚说的话不会变?机会不是随时都有,一旦我跟你认真,就再也没有喊停的时候!”

他的脸上带着他特有的乖戾,证明他是动了怒的,虽然他并未动,可她却感受出来他的身子已经绷紧。她想了一下,眸光平静地看他,无喜无波,声音也趋于平淡,陈述道:“如果殷少的解气是建立在令我屈辱与没有尊严的基础上,那我不会妥协,以后我接招便是!”她说罢,现在局面已僵,没有再谈的必要,她转身向里走去。

很好、很好,也不知道以后你是否有骨气再站在我面前说这番话?他阴鸷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那步伐柔中有韧,就像她是个柔中带刚的女子。他真不知道一个女人哪里来的勇气不怕他,难道他殷权的名字现在已经没人当回事了么?

他看眼楼上,唇边划过一丝讥诮笑意,你不是不愿被辱吗?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程一笙气呼呼地转了身,没走几步心里便也淡定了,这些年出言威胁侮辱她的男人还少吗?她不一样躲了过去?虽然殷权名声太可怕,他总是个人吧,是人就有弱点,她相信以自己的幸运,这次会化险为夷的!

一路想着,走到家门口,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开门的瞬间,一个黑影将她推进房门,她的惊呼声也在家中响起,被迅速的关门声所掩盖,她被黑影甩在墙上,背有点痛,那黑影压在她身上,虽没有紧贴她的身子,却是将她抵在墙上,稍一动弹便能碰到他。

屋内漆黑一片,即使外面有微弱的月光,他处在逆光中,令她看不见他的样子,只不过她能肯定他是个男人。因为恐惧,她急速地呼吸,起伏厉害,她让自己立刻冷静,既然对方没有将自己立刻压倒施暴,就说明是认识的人而不是匪徒。

“你跟他分手没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陌生响起来。

这个声音是清澈而圆润的,可能因为说话的人太生气或是压的太低,致使声音听起来很阴郁,带着一丝戾气。

“薜台?”程一笙惊呼。

她万万没想到薜岐渊好听的声音也能硬生生给压成这样,她更吃惊的是看起来气度不凡的台长竟然做这种盗贼才做的事,这不掉价吗?

“我问你,分手没有?”薜岐渊重复自己的问题,他这语气十分执拗,仿佛她不回答,他便一直问下去一般。

“没有!”程一笙不是不知道,她已经明白台长究竟为何而来,所以她答的快又肯定,让人捉不到漏洞。

“他外面有女人了,你还坚持?你怎么想的?”薜岐渊紧紧盯着她的脸,月光将她的表情倒是照的清楚。

可她就不同了,她是一点都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不用看她也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不像以往温和,而是非常具有侵略性,这时候她已经冷静下来,虽然气息还有些急促,但话语却平静了,“薜台,这是我的私事!您这样做不妥!”

“程一笙,别跟我装傻!我对你如何你心里没数?今天咱们就把话说清楚,你跟他分手,和我在一起!”薜岐渊知道机会难得,所以将自己心里话说了出来。

挑明了!

程一笙反问:“和你在一起?当你的女朋友?公开的、谈婚论嫁的那种?”

她能感觉到,他的肌肉一紧,周遭氛围似乎完全冷了下来,他在沉默!都在一行里,她与他都明白,台长和主持人在一起,如果最后结了婚还好,要是没结婚只恋爱,最后分手,那说什么的都有了。程一笙会被说成用身体往上爬,薜岐渊会被说成潜主播,对两人前途一点好处都没有。就算薜岐渊对她是真心的,也不可能在一开始便承诺娶她,所以他的沉默多半是想先秘密在一起,也就是没有名分的!

程一笙已经明白他的意思,此时不脱身更待何时?她靠着墙的身子向下一滑,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绕到他臂外,他下意识一抓,只碰到她的衣服,被她狡猾地躲了过去,她快速向前跑去,他伸手就向前抓,只觉得一个东西扔了过来,他牢牢地捏在手中,却发现是只高跟鞋,他眸光陡然一寒,抬腿就去追。黑暗中他自然不如她熟悉地形,只听一阵噼啪声,也不知道他踢到了什么,此刻她已经逃到卧室中,锁上了门。

一阵乱响后,不知踢了多少东西他才走到卧室门前,他恼恨地踢了一脚门,发出很大的响声。现在他的脸上哪里温润如玉?只剩下沉郁不耐,原来他的好脾气、风度翩翩全是装出来的。

程一笙靠着门,整个身子都被震了一震,条件反射地喊:“薜台,我现在要是报警或是在窗外喊‘救命’,咱们颜面都不好看,您还是要为前途想想!”

“程一笙,你还要颜面?今天闹的那么大,已经有人拍下来,明天要见报知道吗?”薜岐渊狠狠地砸了下门,叫道。

“那是我的事,不劳薜台费心!”程一笙坚定地说,绝对不给对方留任何看到希望的空间。

“程一笙,跟了我,我可以让你成为台里一姐,夏柳再也不足为惧!”薜岐渊开始放出令她心动的条件。

万万没想到她根本不为所动,不假思索地说:“如果我的实力拼不过夏柳,那我甘愿位居第二!”

简直就是滴水不漏,薜岐渊气的都要咬碎牙,他的语气又恶狠狠起来,踢了两下门说:“你想清楚,今天不答应我,明天报纸怎么写我可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