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知道、怒了
作者:陌上纤舞 更新:2019-12-11

陆淮宁坐上莫习凛的车,一直到看不见程一笙的时候,他才冷下脸,卸下伪装,说道:“行了,我可以下车了!”

莫习凛的神色也没比他暖多久,不冷不热地说:“我已经答应了一笙,当然要把你送到酒店的!”他心里是想着,免得这人回头给一笙告状,说自己把他扔到半路上,绝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陆淮宁当然知道他的想法,这么不情愿还得送他,于是他挑了下眉说:“我跟一笙是多年的好友了,她不是那样的人,我看你还是趁早死心吧!”

莫习凛冷笑,这人真有意思,他倒劝开自己了,于是莫习凛也开始,说道:“我跟一笙是朋友,我倒瞧着你对她居心不好,既然是多年好友,那就别去破坏人家的幸福!”

“我破坏?呵呵,我怎么看着你盯她,跟狠盯羊似的?”陆淮宁讥诮地说。

“你要是心里没别的,至于送那么多东西?连围巾都送一笙,你不知道那种贴身之物,是他老公才能送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送一大堆东西其实就是为了掩饰那一件!”莫习凛充分利用了他商人敏锐的洞察力,点破陆淮宁的小心思。

他真没说错,陆淮宁是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围巾也不是他特意买的,而是出差的时候看到这条围巾和她很搭,所以他才买的这个,买完之后才想到有些不妥,于是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做金融的就是能够处变不惊,被说透心事他也不能让对方看出来,于是陆淮宁淡淡一笑,毫不示弱地说:“我跟一笙的关系,足以送她这样的礼物,恐怕是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可笑,我才不会送一笙那样的礼物让她为难,殷权要是知道了你送的礼物,显然会不高兴,到时候一笙夹在中间……”

莫习凛给了陆淮宁一个阴险的笑,意味深长地说:“你懂得……”

陆淮宁稍稍有些占了下风,但是面色依旧未变,只是心里发青,还好他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救了场,他马上拿出手机,接了陌生号码。

“喂,陆先生你好,我是娱乐策划人Bard,我想邀请您参加我们程一笙主播主持的节目‘对话大人物’,不知道您对近有没有时间?”

陆淮宁的脸色立刻温和下来,笑着说:“Bard先生你好,一笙的这档节目我每期都会看,我当然能参加!只不过我要先录了她策划的一档‘企业家来了’的节目!”

Bard说道:“哦,那个录制时间比较晚,其实您可以先录我们的节目,毕竟这个节目是一笙来主持的,时我们节目也比较简单,您说呢?”

“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并不反对!”陆淮宁说道。

“当然,您什么时间方便?我亲自去跟您签合同!”Bard心中一喜,快速说道。

“你现在可以送到我的酒店!”陆淮宁说完,报出自己酒店地址。

两人谈妥后,挂了电话,莫习凛冷哼地问:“你不是要先去公司的?怎么先跑酒店去了?”

陆淮宁一边慢条斯理地收着电话,一边说:“一笙的事情比较急,当然先来办她的。这档节目我一直在看,不知道有没有邀请你啊?”

这是死肋,莫习凛在国际上并没有什么名气,更何况现在又被欧洲的上流社会拒之门外,可见此时他的心情有多么恼怒了。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恐怕还不知道吧,这次我是作为经纪人的身份来的!”

“切!”一个字代表了陆淮宁的不屑。

他总算是扳回来一局了!

莫习凛也已经恼羞成怒,恰巧此时酒店已经到了,他没什么好脾气地说:“行了,你可以下车了!”

陆淮宁微微一笑,说道:“作为一笙的好友,我会监视一切对她怀有不轨心思的人,你小心点!”

莫习凛恶狠狠地说:“你也一样,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

陆淮宁反正觉得自己是占了上风,他风度翩翩地下了车,悠闲得很。

司机刚才把对话都听进去了,心里不断地汗,原来男人吃醋也不比女人清净,同样是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个没完。他本不想说话,此时见莫少也不吭声,这里不能长时间停车,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问:“莫少,现在去哪里?”

莫习凛本来正生气,听到司机此时说话,他恼怒地说:“回酒店,你不知道啊!”

司机郁闷,他哪里知道?您老人家先前也没说啊!

莫习凛想着,回去得好好收拾一下白斐蓝,让这小子配合配合,别没事儿老惹他的女神,他要是自己能努力,还用靠他?简直越想越郁闷!

可怜刚刚睡着的白斐蓝,又得被莫习凛折磨。

再说程一笙到了电视台之后,直接就去了薛台的办公室,三份合约都齐了,薛岐渊非常高兴,把徐涵叫了上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徐涵一看到程一笙就觉得有好事儿,现在大家也比较熟了,她随口笑着问:“一笙姐,是不是有好事儿呀?”

程一笙也同样笑,不过笑得可是有点坏,她期待看徐涵什么反应的,她点点头说:“是呀,有好事,你的节目这两期不是有些弱吗?这回给你请来三位重量级的嘉宾!”

“哦?什么人呀?”徐涵好奇地问。不过她想象中的重量级,显然与程一笙口中的出入极大,肯定不是一个级别的。

程一笙也没卖关子,三人名字一起说出了,“Eric、Kevin、白斐蓝!”

每说一个人的名字,徐涵的嘴就张大一分,最后那嘴里已经能塞一个鸡蛋了!

薛岐渊还配合程一笙的那点小恶趣味,拿起桌上的三份文件夹扬了扬,说道:“一笙已经帮你把合同签回来了,你就等着录节目吧!”

这是板上订钉了!原本徐涵就想晕,此刻再有薛岐渊在后面轰着,她更受不了,当即腿一软,然后手撑在桌边,抖着声音说:“我不去……一笙姐,你上吧!”

吓死她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都是些从报纸电视上才能听说的人物,每一个都是重量级,现在三个重量级的都站她眼前不说,还让她指挥着让他们去干什么,他有那胆量吗?她就是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女生。

程一笙笑了,显然徐涵的表现让她满意了,大大地愉悦了她,她靠在沙发上说:“徐涵,你就这点志气呀,你得给我们争气啊!”

徐涵郁闷地说:“一笙姐,你最近神神秘秘的就弄这个呢?我可真不行,求你了,你上吧!代我一期节目!”

“那怎么行?你放心吧,嘉宾们都很配合,不会刁难你的!”程一笙温和地劝道。

“不是……我心里可没那么强大!”徐涵抖着腿说。

薛岐渊坐在转椅上说:“徐涵啊,一笙为了你的节目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都不惜动用自己的力量了,所以你更要努力,千万别辜负了她!你也知道,她这样做,可不是为了自己的节目!”

徐涵快哭了,对薛岐渊说道:“薛台,我哪敢那样想呀,我快要感激涕零了,我是怕把节目做坏了,给一笙姐丢人!”

“放心吧,我会帮你的,让你更有自信。人都是要进步的,你第一期嘉宾就是阮信他们那么高级别的,现在级别涨了,也是正常的,你说呢?”程一笙不再为难她,开始给她信心,说服她。

一听有程一笙的帮忙,徐涵眼前一亮,立刻跑过来拽了程一笙的手,笑着说:“一笙姐,太谢谢你了,你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呀!”

程一笙气道:“什么再生父母?你都把我给喊老了,我要是有你这么大的闺女,都要当丈母娘了!”

薛岐渊很不厚道地笑了,实在忍不住,还有啊,他看着徐涵拽着程一笙的手很眼红。估计以后只能是看看了,他没这种机会握她手了。

“呜,程主播,我错了,我真是无法表达我对您的感激之情……”

“行了行了,我真是受不了,这么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别扭死了。反正死命令,你把这期节目做好就行。做不到的也要做到!”程一笙心想她就是需要让人在后面逼,这样才能让她生起信心来。

这么一说,徐涵还真就接受了,连连保证道:“程主播,您放心吧,我一定做好这期节目!”

结果徐涵刚一离开,薛岐渊就说:“指不定出去怎么后悔呢!你真是忽悠人不偿命!”他心里感叹,她对人心理的把握,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果真,出了门,徐涵回过神、冷静下来,心里纳闷,她明明是说都不做节目的,怎么就保证了要做好这期节目呢?怎么想的当时?

她这脑子跟方凝一样,都是直线思考的。

对于薛岐渊的话,程一笙笑着说:“人嘛,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她冲过这一关,以后面对别的嘉宾,会更轻松一些!”

薛岐渊收起笑,正色对她说:“好了,你已经帮了大忙,剩下的交给我吧,招待上面不用你费心!”他知道起码Eric是对她有企图的,所以他这样做也是在保护她。

“好的!那我忙我的去了!”程一笙说着,站起身准备离开。

“去吧!你的节目就很多,选秀节目的决赛也得你来重点参与,注意调整时间,好好休息!”薛岐渊关心地说。

“好的,谢谢薛台的关心,我走了!”程一笙微微笑着点头,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薛岐渊有那么一刻闪神,现在他和她已经算是朋友了吧,他也能感觉到,她原谅了他的那些事,还像以前那样对他,可是他对她总是有一种恭敬,真像下属对上级一样。

其实他更想她对自己随意一些、放肆一些,可这就是程一笙的礼貌!

晚上的时候,薛岐渊安排三位嘉宾一起吃饭,毕竟后面是要一起比赛的,这样熟悉一下对方,也有些看点!

莫习凛作为白斐蓝的经纪人,自然是要参加的,一路上莫习凛都在叮嘱白斐蓝不要太高傲,和气一些。今天下午白斐蓝被他修理得不轻,再加上他纠结于要不要回去重新当医生的事,所以现在显得很没精神。

Eric得知今天总算要跟程一笙见面了,特意把他的造型师都从国外叫了来,给他打造出一个堪比走红毯的光鲜造型来。造型师觉得他今天有点太隆重了,他十分不屑地说:“你懂什么,那程主播天天穿旗袍不隆重吗?在这里,那叫尊重!”

造型师还是了解一些东方文化的,他有点汗颜,貌似不是这样理解的,但是老板执意如此,他只好闭了嘴。

由于他对自己的形象太过吹毛求疵地完美,所以他到的最晚。陆淮宁跟莫习凛碰了面,两人自然气氛不太融洽。

陆淮宁很有优越感地说:“一笙今晚不来,你要失望了!”

莫习凛知道程一笙很忙,猜到她今晚可能不来,所以此时脸上并没有失望的神色,而是说道:“我当然知道她不来,倒是你,心里失落吧!”

这话可是大大地刺激了陆淮宁,他冷哼一声,说道:“我有什么可失落的?我跟她是老同学,我想见她,随时都能见!你呢?”他轻蔑一笑,说道:“恐怕不行吧!”

一旁站着的薛岐渊十分无奈,这算是程一笙爱慕者聚会吗?全跑一起了!他想这事儿的时候,忘了加上他自己。

一个优秀的女人,是会引来很多的优秀爱慕者,哪怕她已经结婚生子,她的魅力,已经超越了这些限制。

Eric像只花孔雀一样大摇大摆地进来,环视了房间一圈,不由傲慢地问:“怎么?程一笙还没到吗?”

他这一句话,正针锋相对的陆淮宁与莫习凛像雷达扫描一样地锁定了他。有情况,这个男人好似对程一笙有企图。

显然,比起他们,Eric的企图心要更重一些。当然陆淮宁跟莫习凛都会先对付他了。

Eric一看,满屋子的人都在看自己,不由问道:“怎么?你们都看我做什么?”他顺了顺吹得完美的头,问道:“我今天的造型很不错吧!”

真是自恋!

薛岐渊解释道:“今晚程主播不会来!”

Eric一听,就不满地叫:“她可是主持人,她为什么不来?这可不像话啊!”

这话一落,陆淮宁跟莫习凛就开始抢答了。

“这节目不是一笙主持的!”

“一笙不主持这节目!”

Eric看着这俩人,问道:“你们又是谁?”

他是认识陆淮宁的,只不过他不知道这俩人跟程一笙什么关系,怎么看起来对程一笙的事了解很多似的?

陆淮宁自豪地说:“我是她的老同学!”

莫习凛跟着说:“我是她的朋友!”

薛岐渊干脆坐在一旁不说话,反正有人替他说了。

徐涵此时走进来,说道:“薛台,我都准备好了!”说完,她对三个人微微颔首说道:“三位好,我是‘企业家来了’的主持人徐涵,谢谢三位今天捧场来赴宴请!”

Eric叫道:“等等,为什么这节目换主持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莫习凛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猫腻,这小子果真有企图啊!他凉凉地说:“这节目从来就不是程一笙主持的!”

“这不是程一笙策划的节目吗?”Eric失声叫道。

薛岐渊此时开口说道:“是一笙策划没错,只不过是她策划给徐涵主持的!”

陆淮宁则兴灾乐祸地说:“哈,一笙策划就非得一笙主持吗?这什么逻辑?”

Eric脑子乱了,他一直准备着用这个机会好好跟程一笙接近的,没想到居然结果是这样的,他能甘心吗?他恼羞成怒地站起身指着薛岐渊叫道:“好啊,你们骗我!”

薛岐渊十分正色地说:“Eric先生,合同上都写得很清楚,再说合同也没写明这节目就是程一笙主持的。还有这档节目播出好几期了,程一笙也没有主持过,观众们都可以证明,您要是早点关注一下这档节目,也能知道!”

莫习凛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地说:“你要是想参加一笙主持的节目,怎么还不关注她的节目呢?”

“我看你就是心里怀有别的目的参加节目的,没关系,你要是想退出更好,我可以介绍别的嘉宾过来参加节目,你说一句退出,我马上给一笙打电话!”陆淮宁说道。

陆淮宁如今的身份,自然认识不少与他级别相同的人,随便找一个,不比Eric差!

薛岐渊说道:“我们台也不会强求的,您要是后悔了,咱们按合同来办就行!”

言外之意就是你干脆地给了违约金,咱就两清了!

Eric一听,这怎么回事?都让他退出?情况不太对啊!按理说这什么同学还有一个程一笙的朋友,管得着他做不做节目吗?这么一弄,肯定里面有问题!

恐怕是以后程一笙还会主持吧,他们把自己踢出局,少一个竞争者是不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