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龙凤胎
作者:陌上纤舞 更新:2019-12-11

虽然汪盼并不介意冯子衡与程一笙的过去,但是她听说两人并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不由心里还是暗暗松了口气。

没了这层顾虑,汪盼也没再不好意思,直接说道:“现在他不碰我,说是尊重我,我真是又高兴又担心,高兴自不必说,可是担心,我是担心他其实不是真正的喜欢我,甚至我还想要不就跟他在一起了!”

“不喜欢你的话,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呢?我觉得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不能因为你有过去,就迎合着他。如果你都觉得那是一种短处,男人更会拿捏你这个了。他过去比你要复杂得多,所以我还是建议婚前不要在一起,想说什么,坦白了,这样避免以后麻烦!”程一笙说道。

程一笙的这番话,其实并没能帮助汪盼多少,怎么说呢,人和人不同。程一笙是个果断的人,这种情况的话她肯定说到前面,如果不行,那就趁早分。可是汪盼对于冯子衡已经泥足深陷,她害怕失去,由于她爱得太深,所以就会被动,就会妥协。

提前说吗?万一他真的介意呢?万一他要和她分手呢?她不敢!那样的话,她宁愿结婚那天他知道了,要和她闹离婚,也不想现在就分开!

花月晰已经进了冯氏,媒体都知道了,没有办法挽回,冯子衡态度又是那么好,汪盼只能算了。

这件事,其实还是汪盼妥协了。一直被各个太太团踢来踢去的花月晰,最后进了冯氏。那些太太们,可算是放心了!

吕蓉对儿子的这个做法不满,只可惜冯子衡根本就不在意他这位母亲的看法,气得她没法。儿子懂事虽好,可比起过去,更不听她的话了。

冯子衡并不傻,他怕花月晰给自己惹出事来,所以弄了一大堆的工作给花月晰,让她忙起来。花月晰现在急于用工作来证明自己,另外就是汪欣的官司,她一定要赢,所以她的心思也没在男人身上。一时间,天下太平!

就这样,汪欣的官司,终于开庭了。

当天,汪欣是由安初语陪着去的。怎么就是安初语了呢?薛登昆嫌丢人,薛岐渊由于是公众人物,再加上他工作的特殊性,要避免一些不利的新闻,所以也没露面,只不过他在车里等着。这场官司的结果,他已经预见到了,虽然他也不想母亲这么大岁数了还跟一个女人低头,但没有办法,何光南一直在非洲,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更厉害的律师。

还有一个原因,薛岐渊觉得母亲现在真是管得太宽了,如果借此机会,能让母亲安分下来,也是一件好事。

安初语并不愿意露面,但是为了更加巩固在汪欣心里的地位,她只能豁出去了。还有一点,要是记者们看到是她陪着汪欣露面的,肯定会把她写成薛台的女友。

作为幕后推手,将这件事推到如此高度的程一笙,自然关注着结果。虽然她已经从殷权口中得到结论,但她还是想看看,是不是这样?

最近正在忙碌基金会的程一笙,难得放下手头的事专心关注花月晰与汪欣官司的结果。

汪欣戴了一副巨大的墨镜,几乎能遮住半边脸,大概想让自己有气势一些,所以她穿得很讲究,一身名牌证明自己阔太的身份。跟在她身边的安初语,并没有戴墨镜,水蓝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并不像电视台的主持人,温婉的更像豪门儿媳。当然能出现这样的效果,完全是因为汪欣在身边的原因。

汪欣不是薛岐渊送来的,他直接从电视台来。他在车里看到母亲跟安初语一起下车后,不由心生薄怒,怎么他家里的事,处处都有安初语掺和?就不能别让这个女人介入他的生活吗?

没办法,现在已经晚了,记者们围了过来,他就算打电话恐怕也不行。

“薛太太,您对今天的官司有信心吗?”

“薛太太,您在这个场合带着安主播,是不是已经将她当成薛家内定儿媳了?”

安初语听到这句话,心中暗暗一喜。

“薛太太,花律师之前已经十分自信地表明这场官司必胜无疑,请问您怎么想的?”

“薛太太……”

汪欣面色无常,一言不发,作为豪门阔太,到这个时候,这点定力还是有的。安初语之前已经被吩咐不要说话,所以她一直柔顺地跟着汪欣,什么话都没说。

两人被记者围着,虽然汪欣带了些保镖,但由于记者们人太多,前行的还是有些困难。

就在此时,一辆招摇的红色保时捷漂亮地漂移了一下,停在法院门前。

记者们就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瞬间就抛开汪欣,转身追了过去。

车门打开,一袭黑色套裙的花月晰从车上下来,她摘了蛤蟆镜扔进车里,将车门甩手关上,气场十足。

“花律师,请问您对今天的官司有信心吗?”

“花律师,说两句吧!”

“花律师……”

显然记者们都将挖掘新闻的希望,放在了花月晰身上。

花月晰也没让他们失望,唇自信地向上一扬,十分狂地说:“当然有自信,欺负我的人,我都会为自己讨回公道,今天的官司,将没有悬念,必胜无疑!”

照相机“咔咔”地响,记者们无比沸腾。

花月晰挺着丰胸,走起路来带着一股凌厉和女人的妖艳,快步向里走去,很快赶上进门的汪欣,她一个越步,身子一闪,就抢到了汪欣的头里,进了门。进门后,她还回头得意地冲汪欣一笑。

汪欣就算再镇定,被这个岁数的女人一气,脸都有点发白了。

花月晰的确是个难对付的角色,如果不是殷权,一般男人还真不容易摆脱。

开庭后,法庭上的花月晰依旧咄咄逼人,一路从头把汪欣给削到尾,汪欣的律师虽然也不错,但是在花月晰面前,还是差些火候的。这个官司,毫无预见地输了,且输得既彻底又丢人。

要说薛家这样有背景的人家,想对付花月晰这个女人,应该易如凡掌是不是?花月晰如果那么容易对付,还能活到现在吗?她聪明地把这件事搞得人尽皆知,一有点小动向媒体就大肆报导,这让薛登山都不敢运作。要知道虽然他儿子是台长,可也封不住所有媒体的嘴!现在网络还那么发达,再说那件事很多人都看到了,真没办法隐瞒,只好这么认了。

宣判结果是汪欣当庭道歉,并且赔偿花月晰各种费用共计六千元。钱不多,本来就没多大点事儿,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也就调节一些,给个二百三百的得了,这就是惹了花月晰,所以才给折腾出这么些事儿来。

汪欣一想到要道歉,这心里就憋气不已,可是律师已经提前跟她说了,不服从宣判的结果是什么。没办法,汪欣只好忍着怒,道歉,“花律师,对不起!”

“什么”花月晰的身子往前探了一探,“我没听到!”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汪欣真想一巴掌抡过去,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可是……

她是个有身份的人,不是街边泼妇可以耍赖,这事儿她先忍了。于是汪欣又大声说了一遍:“花律师,对不起!”

这次的声音,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就算花月晰不承认也不可能。花月晰自然不会再做惹法官不高兴的事,于是“呵呵”笑了一声,以示听到了。那脸上的神情,得意啊!

汪欣想吐血,硬生生一口气又给憋回去了,这事儿绝对不能算完,她非饶不了这个女人不可。

这个结果,很快就通过媒体播了出去。

程一笙看着电视,看到汪欣从法庭里走出来,脸色比进去的时候难看多了。再看花月晰,一脸的张扬,谁胜谁负不用说也能知道。程一笙此时觉得,汪欣只不过是优越惯了,头一回碰上这么一个混不吝的,真不是对手。

程一笙把目光重要地放在了安初语身上,要说安初语这回装得挺像,一路挽着汪欣,不骄不躁,谁能说她跟薛岐渊没关系?所以这桩官司,附加的一个新闻就是,“安主播与薛台长好事将近!”

程一笙简直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汪欣吃苦果的时候。虽然现在薛台变好了,让她有点不忍心看到薛台受安初语的折腾,但是这事儿吧,她说安初语不好,薛台老母也不信啊,反而会觉得她心术不正。所以这事儿只能顺其自然了。

记者们都围着,薛岐渊并没有下车,而是一路跟随着母亲的车,往家跟去。

汪欣在车里咬牙说:“真是气死我了!”

安初语开口说:“伯母,您别气,咱们明着不行,来阴的!”

“怎么阴?”汪欣转过头问她。

“我听说她不是喜欢去夜店嘛,找一群男人把她给……”

要说安初语为了讨好汪欣可着实下了功夫,专门找人打听,才打听到这个。以安初语的思想,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

汪欣为了收拾花月晰,也下了一番功夫,这个当然她早就知道,不仅知道这些,她还知道花月晰为人放荡,不仅热衷勾引别人的老公,什么一夜情,什么多人组,一概不拒绝,想起当时看到的那些恶心报告,她就嫌恶地说:“那样的话,反而正中她下怀,享受得很呢!”

“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安初语跟着一起贬花月晰。

“可不是?”汪欣叹口气。

安初语想了想说:“花月晰就算再放荡,那也是针对一些条件好的男人吧,要是那么一群流浪汉,你说她……最好再拍下来,别说殷权了,估计哪个男人都不会要她!”

汪欣眼前一亮,说道:“就是,好主意!”然后赞扬地看向她说:“还是你有办法!”

正说着,车子开到了家。汪欣与安初语前脚刚下车,薛岐渊后脚就下来了。

汪欣看到儿子回来,脚步顿住。薛岐渊的目光,冷冷地盯在了安初语的脸上。安初语低着头,怯怯地说:“伯母,我先走了!”

汪欣叫司机,“你去送安小姐回去!”然后转身进屋。

薛岐渊没对安初语说什么,跟着母亲进了屋。

一进屋,薛岐渊就开口道:“妈,您带安初语露面,这下大家都误会了!”

汪欣突然转过身发飙,叫道:“我不带她去,难道我自己去吗?你跟你爸都嫌丢人,难得一个外人不嫌丢人,我还不能带了?”

“妈,我的身份特殊……”

“什么特殊?你就是嫌我丢人,再怎么样我都是你妈,你陪着你妈,谁能说什么?”汪欣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把头别开说:“我算看出来了,什么亲人?连儿子都不如一个外人对我好。人家小安怎么不嫌丢人呢?”

“妈,您讲点道理好不好?”薛岐渊说:“我跟她本来就不可能,这下外面的人不定怎么传,她是我的属下,这样的流言,不利于我职业的发展。”

“你就知道顾你自己,你妈我呢?啊?我都让人给欺负死了,这家里没一个给我出头的!”汪欣气道。

“妈,是您太冲动了,当初您要是不同意,完全可以跟我爸直说。我爸也不会为了那么一笔钱,惹您不快的是不是?”薛岐渊劝道。

“你爸现在眼里只有钱,哪有我?他还埋怨我不让花月晰打官司,亏了一笔钱呢!”汪欣想起薛登昆当时的态度,心里就凉了一半,悲哀地说:“你说的没错,你爸是变了!多半是外面有人了!”

薛岐渊没想到当初自己只是想让她有点事做,别总盯着程一笙,多句嘴却惹来这么多的事儿。女人果真对这种事情敏感的很。可是此时劝她,又不知从何劝起。想说的又说不通。

汪欣说道:“你要是真孝顺你妈,就把小安给娶了,别老让人家等你!”

“妈,那不可能!”薛岐渊沉着脸说。

“那就滚!”汪欣突然发狂,指着门叫道。

没有一样让她省心的,老公跟儿子都向着她讨厌的女人,她怎么活得这么失败?

薛岐渊一看母亲的情绪突然失控了,知道今天不管说什么她也不会再听进去,于是只能站起身说:“妈,我先走了!您冷静一下吧!”

说完,转身毫不犹豫地走了。

汪欣气得扔出去一只花瓶,她的胸口起伏得厉害,显然被气坏了!

这口气不能咽。汪欣与安初语合计着要报复花月晰,可是花月晰跟冯子衡正想着算计殷权呢,哪里有心情去夜店玩?另外花月晰最近工作繁忙,也没功夫去。

于是汪欣没有找到机会。花月晰的进展也不顺利。为什么?因为殷权根本就不出席任何宴会,无论这宴会多么的重要,人家一概不参加。

花月晰气啊!有这种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的老板吗?可是事实如此,殷权的地位,本来就极少还有他不得不去的宴会。

这么一拖,就到了程一笙怀孕的五个月。

五个月的产检,是要做b超的。殷权与程一笙打算看看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也好方便起名字。程一笙的基金会等着命名呢,而且她也受不了殷权又买男宝的衣服又买女宝的东西,买一大堆。

这男人,玩具都要买两样的,同样的玩具,男宝要玩蓝的,女宝要玩粉的,让她无语极了!真叫一个心细如发啊,这俩孩子看样子是要被殷权宠坏的。

一大早,要去带她产检,程一笙不紧张,可是殷权紧张坏了。

大早晨起来拿这个带那个又忘了给她喝的奶,焦虑极了。

程一笙看他团团转,不由笑道:“老公,你紧张什么?”

“肯定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殷权说道。

原来是紧张这个。程一笙问他:“两个男孩或是两个女孩不是也很好吗?”

殷权转过头说:“我这是为了你好,不然你还得生第二回!”

程一笙愣了一下,然后拿起身边的抱枕就扔过去了,怒道:“两个不够,还让我生?你当我是猪还是超生游击队啊!当初你可是说男孩女孩都行的,只生一个,现在你看我反正也要给你生孩子,怎么都跑不了,所以你就不知满足了,原形毕露了,让我一个接着一个生,是不是还想着给你生出个足球队来?”

这口才好的,吵起架来一套一套的,听的殷权一愣一愣的,汗冒得一层一层的!

基本上,殷权嘴笨,当然也有好的时候,不过老婆一生气,他这心就慌了,嘴就更不好使了!尤其现在老婆可是重点保护动物。对于他来讲,这孩子当然是多多益善,只不过他舍不得她受罪。刚才呢,也就是那么一说,将来难道还真让她生?可是他没想到她这么大的反应啊!

他赶紧走过去,半跪在她脚边,解释道:“老婆,我不是那个意思,生男生女都好,我都喜欢!”

可惜这一招已经不管用了,这可是一个严肃的话题,程一笙就跟没看到似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要不是龙凤胎我就要生第二次?”程一笙揪住这句话不依不饶地问。

“我……就是随口说说,当然不会真的那么做的!”殷权顿了一下,然后说道。

程一笙敲他的头说:“你停顿了,心虚了?还有,你要是没这种想法,怎么能说出来?我算是知道你的想法了,将来就让我怀上,我怎么也不能打孩子是吧,顺其自然就要了,好啊殷权,你心机真深,都用到我身上了!”

“不是,老婆,真不是!”殷权欲哭无泪,“我怎么舍得你受那么多次罪呢?我就是得意忘形,我是太希望是龙凤胎了!”

“万一不是龙凤胎怎么办?当初怀双胞胎是意外惊喜,现在你不知满足了,还要龙凤胎!我看你将来要是不满足,是不是连老婆都要换了?”

孕妇本来脾气就大,这下殷权触动了她的敏感处,她能不发飙吗?怀孕的女人不好惹,尤其是殷权这种宠老婆宠到变态的老婆,更不能随便惹。

“那老婆,要不要我发个誓?”殷权举起右手。

程一笙毫不温柔地把她的手给打掉了,气道:“自从我怀孕以来,你发誓跟吃饭那么随便,我才不信!”

“老婆,我发誓是多了些,可那都是真的啊!”殷权叫道。

“我不管!今天你不把这个解释清楚,我就不干了!”程一笙不依不饶地说。

这女人最忌讳男人拿她当成生孩子的工具了!

殷权急的,要是磕头有用,他早就磕了!这个没法解释,她一说那足球队,他就向往。要是真有那么多孩子,那多好啊!但是,这想法要是露出来,她非得跟他拼了不可。所以打死也不能说!

他只能求饶了,“老婆,我知道我解释什么都没用,求你原谅我这次吧,看在肚里的孩子,对我观察一下,以后我要是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任打任罚行么?”

瞧瞧,还有半点男人的尊严吗?完全让程一笙给踩到了脚底下。

没办法啊,她五个月的肚子跟别人快生的一样,这肚子长得让他害怕,他怕她血压高、血糖高、心脏压迫,他怕的太多了,他敢让她生气吗?他还担心她生这么大气是血压高呢!他知道,妊娠高血压是极其可怕的病,搞不好大人孩子全没了!

大概是殷权表情太着急,言语太诚恳,所以程一笙看了也挺不忍,那气自然就消下去了,她沉默了一下,然后对他说:“好吧!这回就算了!反正就这两个,不再生了!”

程一笙其实也有顾虑,她现在是电视台的正规编制,她跟殷权都是独生子女,有权利要二胎。但是她怀了双胞胎,就不可能再生下一个了。还有,两个孩子不够吗?再多的话,她不保证能管得过来,毕竟她不可能把孩子扔给老人。

看她总算是松了口,脸上怒意已消,他才敢擦擦汗说道:“我知道了老婆,我肯定好好表现!”

程一笙站起身,问他:“你准备好了没有,我们走吧,要不检查完都中午了!”

“完了完了!走,现在就走!”殷权倒是没有了刚才的焦虑,让她一吓,现在开始怀疑她的血压了!昨天才量了,明明还没事的,今天不会说高就高吧!他心想着是不是这一生气,血压就突然高了呢?

殷权带着她去了医院,程一笙现在走路已经有点费尽了,可能是怀了两个孩子的原因,钙满足不了,所以晚上有抽筋的迹象,虽然还不算严重,但是殷权已经如临大敌地要求她每天必须喝够一斤牛奶。

程一笙看到牛奶,总有一种头大的**。这男人恨不得让她牛奶当水喝。到她生的时候,还不知道能不能进门,得胖成什么样?

从医院门口走到妇产科,走得也不快,可是程一笙就有些累了,殷权扶着她,为她将来十分担忧。他看出她的疲惫,他奇怪天天散步,怎么也没见这样呢?好像她一生气,什么问题都来了。殷权心想以后说话一定要小心些,千万不能再惹她生气了。

进了妇产科后,先进行基础的检查,血压、腹围等。

令殷权放下心来的是,她血压很正常,没有高也没有低,他长长地松了口气。

然后就是去做b超,一路上都没有再想是男是女的心,瞬间又提了上来。

程一笙走着走着,瞪了他一眼,他赶紧正色直视,不敢露出半点紧张的样子。

他小心地扶着她躺到床上,然后他站在她身边,每次她产检他都要求在场。现在程一笙都已经习惯了。

医生小心地用探头在她肚子上划拉划拉,说着一些必要的数据,一旁的医生在做着记录。医生每说完一次数据,然后都说一句,“很健康,保持得都很好!”

殷权暂时没敢问男女,而是问道:“我看她肚子这么大,是不是营养过胜了?”

医生笑着说:“双胞胎嘛,肚子肯定要大。你看要是肚子和单胎的相比差不多少的话,估计孩子生出来也就三四斤,那样的话还要在暖箱里呆着。如果说按正常的五斤以上,那加起来就是十斤,还有羊水,肚子肯定大得不行啊!”

程一笙心想,自己生完孩子,这肚皮会不会像麻袋一样?真是太可怕了!

程一笙想着心事,没想起来问性别的事。殷权见她不说,他也不敢说,生怕再惹到她不高兴。他这心里着急,心想医生怎么不说呢?

眼看着医生已经收了探头,拿了纸递给他,他接过纸,帮她轻轻地擦着肚皮。心里有点沮丧,难道等哄好她,再问宝宝是男是女,要等到七个月了?

他扶着程一笙起床,帮她系裤子。

医生还奇怪呢,五个月可以看性别了,怎么两个人谁都不问,难道不想知道吗?那她要不要说?

程一笙都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呀”了一声,然后转过身说:“医生,我想看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忘了问,怎么办啊?”

殷权立刻黑了脸,原来是她忘了。这也能忘?都说孕妇记性不好脾气差,果真如此!她生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想想,他有点头疼。

他只能好脾气地说:“忘了就忘了,也不能再做一次,要不对宝宝是多一种伤害,我们等七个月产检的时候再看吧!”

“啊?”程一笙脸上露出希望的神色。

医生笑呵呵地说:“我还以为你们都不想问呢,我刚才看了,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就没说!”

程一笙惊恐地问:“不知道该怎么说是什么意思?不会孩子有问题吧!”性别能有什么问题?程一笙的小心脏,立刻觉得承受不住了。

殷权更厉害,那表情着急的,就差要掐住医生的脖子问了。

医生赶紧说:“不是、不是,你们没问,我不好意思直接说。”她看着殷权那表情没敢卖关子,直接说道:“是龙凤胎宝宝,恭喜你们了!”

“啊?”程一笙嘴巴张得老大,说实话她现在有一种中了彩票的感觉,不是吧!真是龙凤胎?她的运气,是不是也太好了点?之前就是因为她觉得没那么幸运怀龙凤胎,所以才跟殷权发脾气的。

殷权立刻高兴地问:“真的?”

“真的,我看得很清楚,不会有错!”这位医生五十多岁,一直在做b超,到现在看得是男是女,根本就不会错了。当然通常她不会告诉产妇,殷权这是找了人,例外。

“老婆!”殷权激动地抱住程一笙,要不是她挺着大肚子,他都能抱起她转圈圈!他托着她的脸,狠狠地在她脸上“叭”,亲了一口,激动地说:“老婆,谢谢你!我就说嘛,我们肯定是龙凤胎。这下糖糖跟糖豆能用了!”

汗……

程一笙只觉得头顶如一群乌鸦“呀呀呀”飞过!

医生看着两人笑,她跟这小两口接触了两次,觉得殷权不是那么冷的男人,反而很体贴温柔,她觉得外人传的有误。

殷权小心地拉着她的宝贝老婆,问医生这个问医生那个,把他不解的都给问了个清楚。他现在专业的,连b超单的数据都能看得懂了,这让程一笙佩服不已。

殷权跟医生的对话,完全是专业水平。

出了医院,程一笙笑道:“老公,等我生完孩子,你可以去当妇产科大夫了!”

“你让我给别的女人检查身体?”大概是心情太好,这嘴又开始犯欠了,皮也痒了起来,想要逗她。

“你敢!”程一笙毫不客气,一个暴栗敲在了他头上。

殷权“嘿嘿”地傻笑着,完全没了平日的气势与威严。此时的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沉浸在喜悦中的准爸爸。

程一笙看他这副傻样,乐了!

殷权拿出手机,说道:“这种好事,我得打电话!”

她好奇他第一个电话打给谁,怎么也没想到,是打给自己父母的。程一笙心想,殷权还真是如他所说那样,把她的父母,当成了他亲生的父母一样对待。这不仅是在生活上,还有心理上也是这样想的。

“爸,好消息,我们刚从医院产检回来,一笙怀的是龙凤胎!”殷权上来就汇报喜讯!

程佑民正在上课,原本他上是不带手机的,可是他知道今天一笙产检,担心有什么事,所以就把手机给装上了。现在殷权果真给他打电话,他心里一紧张,对学生解释道:“我家里有些事,接个重要的电话,对不起各位!”

程教授是学生们一直敬重的教授,以前在上课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接过电话,不说接电话了,电话都没有响过的时候。这是头一次,所以学生们都很理解。谁也没有站出来反对。

程佑民虽然是走到门外接的电话,但是他因为太激动,所以声音大了些,致使教室里门口的人都听到了,这样一个传一个,教室里的学生们,都高兴起来了。

“什么?龙凤胎?太好了!”程佑民几乎是把这个喊出来的。

同学们可都知道程教授的女儿怀了双胞胎,也有不少同学是程一笙的粉丝。所以不知有多少学生在为程一笙高兴。再加上有些别的班的学生喜欢程教授知识渊博,有的是程一笙的铁粉,所以来蹭课的还有不少。

程佑民问了一下程一笙的身体情况,确定一切都好,这才放心,然后说道:“我在上课,下了课,我跟你妈去看她!”

殷权赶紧说:“还是我和一笙过去吧!”

“诶,不要不要,这儿没电梯,一笙要上好几层,太辛苦了!我看生之前就不要过来了!”程佑民说道。

这倒也是个问题,殷权没坚持,于是说道:“好!”他想着,一会儿让人去接老两口。

程佑民挂了电话,走回教室,学生们一起喊道:“程教授,恭喜!”

程佑民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原来你们都听见了?”

前排有男生叫道:“程教授,您回去吧!回去看程主播吧!”

“就是,您回去吧,我们自己坚持自习到课结束!”另一个男生说完,转过头问:“同学们,好不好啊?”

“好!”大家都很给面子。

程佑民笑着说:“好了好了,谢谢同学们的关心,一笙的情况很好,我没必要请假,我们把课讲完!”

听他这样说,同学们也都不说话了,只不过认真地配合听课,大家的专心程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只是刚才已经有手快的同学们,通过微博微信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

殷权挂了电话,先接到刘志川的电话,刘志川那讨好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殷总,恭喜您喜得龙凤胎!”

殷权愣了一下,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他刚从医院出来,还没回家呢,这消息就传出去了?

“网上都传遍了,大家都知道了。底下员工们还说着今晚去狂欢庆祝呢!”刘志川说道。

这尊晟的员工也够把他们老板当亲人的,老板娘怀了龙凤胎,你们庆祝个什么劲儿?

殷权说道:“我不回公司了,你把我后面的日程都改掉!”

“是,殷总,您放心的照顾太太吧,一切交给我!”刘志川拍着胸脯说。

殷权都能够想到电话那头,刘志川的那副“贱”样,真是让他受不了。

殷权挂了电话心想,这速度传播的也太快了吧!谁给传出去的?医生?不太可能。他突然想到刚才岳父接电话的时候说正在上课,多半就是岳父的学生们传的了。算了,知道就知道吧,这也是件好事情,本来也没打算瞒着。

程一笙却瞪着眼睛问殷权:“老公,不会吧,网上都传出来了?”

“是!估计是爸的学生们传的!”殷权无奈地说。

程一笙赶紧翻手机,殷权问她:“你要干什么?”

“哎呀,你别说话!”她找出手机迅速拨到殷宅,又是管家接的电话,程一笙笑嘻嘻地说:“管家,爷爷在吗?我要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殷权看她猴急的模样,又听她说这样的话,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是的,老爷子要是从网上得知这个消息,又要小心眼,纠结了。不过他不在乎,但是她在乎!

“在、在,我马上去叫老太爷!”管家一听好消息,高兴极了,大声叫着:“老太爷,电话,是三少奶奶打来的,说有好消息!”

殷宗正快步从屋里走出来,步伐矫健,根本就不像是这个岁数的老人!

“喂,一笙啊,什么好消息?”殷宗正急切地问。

程一笙心想,这就是还不知道了,她赶紧说道:“爷爷,我刚从医院出来,检查完了,是龙凤胎!”

“哦?噢~呵呵呵呵……”殷宗正笑的这声音,都变调了!

管家这等着听好消息呢,弯腰站在一边探头看老太爷这是怎么了?高兴的?不是吧,脸都笑扭曲了,到底什么事儿啊!

程一笙也笑,还说着好听话,“爷爷,我可是第一个给您打的电话,一听说就通知您了!”

这马屁拍的,真够合殷宗正的心思,殷宗正最忌讳的就是别人不拿他当回事儿。他就算现在不管公司的事情,那也是一家之主啊!

“哦,好、好!一笙呀,你可是我们殷家的大功臣,哎呀,简直是事事顺!有福之人、有福之人!”殷宗正心里都乐开花了。

程一笙笑着说:“什么功臣啊,我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幸运!”

其实殷家已经有了重孙跟重孙女,她的孩子本不应该这么受重视,她觉得可能双胞胎比较少,龙凤胎更少,所以才会是现在这样。

殷宗正想着赶紧去炫耀呢,所以就没跟程一笙多说,说了几句便挂了。

程一笙那边擦额,“总算是过关了!”

殷宅那边管家还是一头雾水呢,见老太爷挂了电话,赶紧问道:“老太爷,到底什么好事儿啊,您说出来,也让我听听?”

殷宗正用那笑得变了调的声音,“呵呵呵呵……一笙怀的是龙凤胎,呵呵呵呵……”

------题外话------

快被挤下榜了,这章很欢喜,有月票的帮忙投一张,谢谢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