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报应还没完
作者:陌上纤舞 更新:2019-12-11

殷权仍是不语,只不过身子靠在了座椅上,腿也交叠了起来。

程一笙知道,这是一种谈判的姿态,表明对方已经设起了心理防线。她知道如果自己再这样说下去,那么殷权就会有反感的心理,继而反对她说的事情。

于是她佯装随意地说:“老公,其实你没必要想得太复杂,我就是觉得咱们外面也得找人管理这些产业啊,要是找爸的话,不是更放心吗?他肯定会尽心做的。他工作,我给他付工资,就是这么简单。你雇人不是也要这样?”

殷权顺着她的思路一想,的确如此,跟雇个人没什么区别。她觉得找他放心,那就找他好了。如此一想,他同意下来,说道:“好,你想怎样,就去办吧!”

这就是同意了,程一笙心里高兴,挽着他的手臂说:“好啊,回头我就跟爸商量,看他愿意不愿意!”

殷权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言说道:“明天开始,你还是跟我一起去上班,你要是想去妈那边住,咱们晚上回去,如何?”

“啊?我要跟你一起上班啊!”程一笙问他。

“你自己在家呆着我不放心!”只是出差一趟就惹出这么大的事,殷权能放心吗?这次说什么也不让她离开自己。更何况他觉得幕后操纵的黑手还没查到,所以要小心谨慎一些。

“好吧,那我得想想,你工作的时候我干什么,也不能闲着才是啊!”程一笙觉得跟他一起工作,还挺新鲜的,她最近对经商也有了浓厚的兴趣。

殷权主动替她规划起来,“你愿意看看书也好,想打理生意也好。每天上午或是下午阳光好的时候,我们可以去附近花园转一转,散步,这样对你将来生孩子也有好处!”

“你陪我?你不用工作吗?”程一笙问。

“再忙,散步的时间还是有的。再说了……”他轻轻摸着她的小腹说:“我想让你顺产!”

“啊?顺产?”程一笙觉得现在剖腹产的机率如此之大,单胎能顺产就不错了,更别提双胞胎,多半都是剖的。

“嗯,虽然剖腹产比较安全,不过对于你恢复来讲,还是顺产比较好。再说了,双胞胎也不是没有顺产的,要看到时候条件如何,不过这些你不用操心,你的身体素质那么好,柔韧性也好,顺产应该不是问题,我对你有信心,你对自己也应该有信心!”

他侧着头,细碎的短发遮住些许坚毅的额头,他刚才还冷戾的眉眼,此时染上了一种温柔,他的唇角也微微向上划起,那是在面对她时才有的温柔。

程一笙却皱着眉,十分纠结的样子,她嘟着嘴说:“我对自己没信心!”

“好了,你不要有心理负担,生的时候,看你的条件再来定生产计划!”殷权说罢,转言道:“很久没回家了,想不想家?”

刚回来了就是殷宅要么娘家住着,还真没有回过自己的家,程一笙靠在他的肩头说:“想了想了,好长时间都没回去了,当然想了!”

殷权微微扬着唇,但笑不语。程一笙抬头看见他这样的表情,心想这男人又在卖什么关子呢?

车子迅速驶回了家,看着熟悉的大门还有院落,熟悉又亲切。虽然殷权市里还有别的房产,电视台也给她了市中心的花园别墅,但她还是对这里最有感情。毕竟她与殷权开始生活的地方,就是这里。这里承载着两人的爱情,所以她舍不得搬。

下了车,殷权扶着她往里走,一边说道:“行李我已经让人都搬回来了,你买的那些东西,也都拿了回来,我们再慢慢收拾!”

“嗯!”程一笙迈上台阶说:“回头有时间还得买宝宝的东西,重新布置一下!”

总换地方也不好,德国那边买的都放那里没带回来,回来又得买一次,太浪费了!

殷权没有说话,给她打开门,程一笙向门里迈进,嘴已经惊讶地张大了。

这是……她家?

原本屋子里黑白风格,如今完全变了个样子,墙上的壁纸都变了,电视墙也变成了米色主调的温馨风格。沙发是她喜欢的明艳颜色,地上还铺着跟她以前房子里一样的白色长毛地毯,一看就有感觉。

她走进客厅,走进了卧室,布艺软床,足有二米多宽,床比以前的床低多了,床边铺着地毯,这样既不怕孩子碰到,也不怕孩子万一掉下地上摔疼。卧室的颜色,也以米色为主,看起来温馨极了,总之完全不是以前殷权的风格。连窗户都不同了,换成白色的欧式田园风格,柜子也由以前的黑色,变成了白色。

窗帘是绿色的上面有蒲公英的图案,前面的纱也是绿色的,看起来生机盎然。整个房子看起来明亮多了。大床边,一对小床看起来可爱又温馨,房间并不像以前那样整洁得太过干净,桌子上、小床边会堆着婴儿的玩具和衣服,虽然并不显乱,可比以前要充实多了。

“旁边还有婴儿房,你喜欢让孩子睡到我们身边也可以。”殷权说着,拉起她的手说:“走,我们去看看!”

程一笙跟着殷权走出卧室,果真旁边的书房被殷权改成了婴儿房,房间的色调,以粉蓝色为主,漂亮柔软得让人心里有种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感觉。婴儿的东西分类摆放整齐,从外表上来看,该准备的东西都齐全了。

这得是多大的工程啊,等于是重新装修了一遍。说实话,两人都结完婚了,真没必要重新再弄一遍,而且这种风格,明显不是殷权喜欢的风格。完全是为了照顾她的感觉而弄的。

程一笙转过身,看向他说:“老公,其实真没必要弄成这样,以前不是照样能过?”

殷权微耸下肩,唇角扬起,说道:“其实我觉得这样也不错。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阳光而健康,不像我那般阴沉!”

程一笙这才明白殷权的想法,她不再说什么了,他想把最好的都给了孩子,让孩子们有幸福的童年,有健康的人格,有阳光的人生!这样的想法,她可以理解。父母们经历过的痛苦,都不想让孩子再去经历一变,而殷权对家庭的理解,也比别人更深。

程一笙拉起他的手,走到他身前,把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如同小猫咪一般地温顺,“老公,我们一家一定会幸福的,一定会的!”

“我相信,我有个好老婆!”殷权轻轻将她揽进怀里。他轻拍她的肩说:“我给你准备午饭,你看会儿电视?”

“不是有蒋老师给准备午饭?”程一笙问他。

“好久没吃到我做的饭了吧,难得今天有时间!”殷权低头,吻了吻她的额,拉着她走到客厅,然后给她打开电视机。

没想到刚打开电视,看到的就是花月晰的照片。

这女人又怎么了?程一笙与殷权不约而同地看向电视,都没有说话。

“尊晟内部有人透露,喜欢交往有妇之夫的花大律师,原来进尊晟是目的因为看中了尊晟的总裁殷权,但苦于殷权太宠妻所以无从下手。竟然选择捕风捉影的办法想要离间殷权与妻子程一笙之间的关系。现有神秘人士曝出照片全景!”

几张照片轮流在电视上展出,可以看出,当时的人不少,而花月晰实际上离殷权并不算近,比起那些人来讲,她算是最远的。

主持人继续说道:“可以看得出来,花月晰用的是角度这种方式,让人看到照片中只有她与殷权,并且看起来好像距离很近。一张照片你也说不出什么,不过如果张张照片都有她,那估计谁的老婆都要吃醋的。这种方式,不得说不高,让人不易察觉,不过,据内部人士透露,殷权已经识破她的阴谋,并且将她开出了尊晟!”

程一笙转过头问殷权:“内部人士是谁?”

殷权摇头,然后说:“这新闻多半是爷爷弄的,否则什么内部人士也不会知道这么清楚的!”

“爷爷还能找出那些照片的原版?本领真不小!”程一笙心想如果这些照片在花月晰手中,花月晰大概说什么也不会交出来的。她又问殷权:“花月晰离开你们公司了?”

“你觉得我可能留着她?”殷权反问。

程一笙没说话,继续看电视。

电视里的主持人已经开始点评了,“这样的阴谋也能想得出来,可见花律师的确不同凡响,心思慎密。不过你喜欢人家老公,也要有点道德好不好?不能看到哪个男人优秀你就要拥有,这种连最基本道德都没有的女人,谁敢要?我想请那些企业家们的妻子们都注意一下,如果你们老公聘请了这样的女人,那你们可注意一些吧!”说完,主持人低头,“好,我们来看下一条新闻!”

程一笙又问殷权,“这能堵住花月晰的路?”

“最起码选择少一半!”殷权说罢,转身走进厨房。

“真是男人太出色也是麻烦啊!”程一笙感慨地说。

殷权的脚步顿了一下,并没有回头,装没听到好了,否则要怎么回答?

殷权去做饭了,程一笙自然拿着手机先回到卧室给殷建铭打电话,这事儿她要先落实下来。

殷建铭看到程一笙的电话有点意外,他正在看电视里的新闻,他把电视调成无声,然后接听了,“一笙,给我打电话有事吗?”他以为是有关花月晰的事,心想难道殷权做了什么对不住程一笙的事?不可能啊!

“爸,是有点事,有事找您帮忙!”程一笙说道。

“什么事?是不是受了气?说出来,爸一定替你撑腰!”殷建铭心想哪怕这辈子再也跟殷权恢复不了关系,也得替一笙出气。

程一笙笑了,说道:“爸,谁能给我气受啊?我是想让您帮我管理我的产业,交给外人我也不放心,我自己又不会管理企业,也没有时间。”

殷建铭一听,想都没想,立刻说道:“这还不好办?行,没问题!反正我在家闲着也没事!”

“好,那钱就按以前您在殷氏的标准吧!”程一笙说道。她提前也问过爷爷,给这个钱不多也不少,正合适。

“提什么钱啊?爸帮你还能要钱?”殷建铭心里觉得是一笙给他解决了孤单的问题。

“那可不行,不能白干,要是您不要钱,我哪里敢让您帮我啊!这是您的劳动所得,我心里也不会内疚,所以爸您就别跟我客气了!”程一笙说道。

殷建铭沉吟了一下,然后说:“好吧!”

主要是他在家太没有意思了,最大的产业高尔夫球场给了一笙之后,他的确无事可做,以前对打球还感兴趣,后来碰到媛馨那件事,他对打球也没兴趣了。

“行,那我让赵助理跟您交接一下!”程一笙说。

“好,我随时等着!”殷建铭说。

程一笙听得出来,公公说这话的语气,振奋多了。等他一忙碌起来,有了社会地位,自然和现在不同。这就算是她帮殷权做的事情吧,这样殷权不必勉强自己原谅他,就这么一辈子也好,反正公公也没受什么大罪!

挂了电话,程一笙走出卧室,听到殷权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在响,她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何光南的电话。估计是有工作上的事吧,程一笙拿着殷权的电话,走到厨房叫道:“老公,手机响了!”

殷权正在厨房炒菜,听到她说话,走出来拿过手机一边接听,一边又走进厨房。

“喂?快说!”殷权一手拿电话就不能拿锅,可右手没闲着,翻炒着利索。

“殷总?您在哪儿?很乱!说话方便吗?”何光南听他那边声音嘈杂,生怕殷总说话不方便。

“在做饭,有事快说!”殷权没好气地说。

做饭?何光南心想殷总居然会做饭?还亲自做饭?显然这饭肯定是做给太太吃的。一想到这儿,何光南觉得后背都凉了,越发的心里暗暗叫苦,这下可把自己给弄进去了。

何光南忙说道:“殷总,我刚想起来,花月晰是您太太珠宝店负责法律的代表人。刚才我看到新闻,看到那些照片才知道花月晰居然真的对您有图谋。我怕太太知道了这件事不高兴,所以赶紧跟您说一声!”

殷权冷笑,“怎么?终于肯相信我了?你不是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花月晰肯定没问题的?一笙早就知道了,指着你,我们两口子早就离婚了!”

何光南吓得,要是太太生气了,孩子有个好歹,他真是几条命都不够赔的。他赶紧问:“那太太生气没有?我真的不知道花月晰竟然那样想,我要是知道要命也不会把她给弄到公司来,我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公司好啊!”

“我老婆没那么容易上当!不过何光南这次的事儿,你要负责,还好我太太想得明白,要是真上了当,有个万一,谁来负这个责?刚好非洲那个项目有点问题,你自己去协商吧,东西不会再给,给我搞定了!就这样!”殷权看现在刘志川老实的模样,心里深觉这手下不听话了,就得扔去非洲历练一下,回来准得珍惜现在的工作。

刘志川在非洲的苦难,已经被夸大数倍在高管之中说了无数遍,何光南一听就头皮发麻,紧跟着说:“殷总,我这边工作那么多,我走不开啊!”

“那么现在把你的工作交接给副总监,立刻去非洲!”越是不想去,就越把你扔过去,否则什么叫惩罚呢?他的唇微微勾了起来,说道:“这次非洲的事比较棘手,这才是显示出你能力的时候,务必给我把事情办好!因为你的这通电话,我的菜已经炒废了!就这样!”殷权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由于莫氏现在从国外购进原料,所以殷权不再垄断t市周边的原料,那么也不再捐给非洲东西,非洲那边看到殷权开出不少值钱的钻石,心里有点不甘心,所以频繁给殷权找麻烦,殷权不打算再给送东西,所以让何光南去处理这件事,既不能给东西又得把事情办好,这等于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这和上次刘志川去的情况不同,刘志川是送东西,人家当然好招待。可见这次何光南去了,怎么瞧人臭脸呢!

何光南叫苦不迭,心想下次这女人再有本事,只要但凡有一点姿色的,他都不给往尊晟里鼓捣,平白惹了一身的骚,简直就是倒霉透顶。

程一笙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尊晟又一位高管被发配到非洲。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八卦,此时她的手机又响了。

程一笙拿起手机一看是方凝,心里有些兴奋,笑着说:“方凝,我回家了,晚上没事儿你可以找我来串门!”

“串毛,你忘我回自己家住了?”方凝快言快语地说。

“哦,我真是忘了。唉,还以为能和你随时见面了呢,干脆你跟阮无城领了证得了!”程一笙笑着说。

“你怎么跟阮无城想的一样?他也是这么说的,我才不偷偷摸摸的结婚,凭什么啊?”方凝翻了翻白眼。

“唉,先偷摸,有证了就能造小人,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了!”程一笙说道。

“靠,要子凭母贵啊,老娘不甘心,要么就认同我这个人,要么就算了!”方凝哼道。

“你还挺轴,曲线一下又怎么了?只要最终达到目的就行了!”程一笙劝她。

“不,我委屈不了自己!”方凝执著地说。

程一笙叹气,转言问她:“说吧,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儿?”

“我刚看了八卦新闻,够给力的啊,神秘人士谁啊?就殷权吧!”方凝问她。

“还真不是殷权,是殷权的爷爷!”程一笙如实说道。

“擦,真有面子。我太羡慕你了,人家不仅承认你,还给你出头,这比殷权出手可是让你有面子得多啊!”方凝艳羡地说。

“你怎么忘了?当初他爷爷可是不同意我进殷家门的,如今我能有这样的地位,可都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程一笙说这样的话,是想鼓励方凝别放弃,只要努力,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她以前不仅有男朋友,还跟冯子衡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这不现在在殷家照样有地位?在她看来,别的孙媳妇,还真没她地位高。不可否认,这其中有殷权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她努力的因素也占了不少。

方凝说道:“程一笙,每次跟你聊完天,我都有一种对生活充满了期待的感觉,真正!”

程一笙也笑,说道:“你也好好努力吧,回头我给你出主意!”

“好,一言为定啊!哦对了,正事儿还没说,现在网上对花月晰的事儿反应巨大,你自己看看吧!你的铁粉又多,大部分还都是你跟殷权两人的铁粉。还有啊,最近多位明星分手,大家就因为你跟殷权,还相信爱情,所以对有人想要拆散你跟殷权爱情的行为,憎恨极了,这回花月晰算是完了!”

“就是要这样,当第三者的人才有可能少点呢,社会才能更和谐一些!”程一笙靠在沙发上说:“好了,我现在就看看,大家都说成什么样了?”

“你看吧,我刚看到,以前花月晰抢人老公时,人家老婆都站出来说话了,声讨那女人有多贱,呵呵,打起来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方凝笑着说。

“不跟你说了,我赶紧看看!”程一笙听了,大快人心,盯着她老公的女人,都不是好女人,她恨第三者。

是啊,没有女人不恨第三者的。这里面虽然也有男人的责任,可有的女人如果不主动勾引,是不是这样的事情会少发生很多?毕竟男人不可能人人都当柳下惠。如果时机成熟,又有几个男人能够忍住当时的诱惑呢?

程一笙挂掉电话后,还没用手机上网,便听到电视里播道:“最新消息,花月晰律师以前抢过的有妇之夫,那些妇女们组团在网上现身声讨花月晰。而那些男人们呢?哦——都当缩头乌龟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