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是否别有用心?
作者:陌上纤舞 更新:2019-12-11

程一笙想到方凝,今天可是为了挺方凝而来的,不能不仗义剩下她一人,还有程一笙对于这一切不算反感,就像看戏一样。更何况回去也是被殷权折腾,她不免想到他说那一屋的镜子,脸顿时红了,随口说道:“我觉得挺有意思!”

程一笙的脸一红,如同晚霞飞满半边天,风韵天成,又娇又俏,难以言喻的妩媚惊艳。

殷权的眼立刻直了,呆呆地看着她,移不开目光。要说这世上唯一能让殷权失态像个傻子一样,也就是程一笙了。

阮无城的目光一直在程一笙身上绕,此刻自然看到了程一笙的美,他的眼也看直了。方凝刚巧碰到阮无城的目光,由于她坐在程一笙的身边,所以阮无城那呆滞的目光就好像看她一般,她顿时觉得恶心,心里暗骂阮无城下流。

张焕刚才在阮无城这边吃了亏,正想瞪阮无城两眼解气,结果他看到阮无城如白痴的目光,再顺着他的目光去看,便看到娇羞如天仙的程一笙,这一幕可不是随便能看到的,于是张焕也有些呆。

场面就有些异样了,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别人的沉默继而发现程一笙那惊艳的一面,这里的男人都不是普通的男人,全是见多了美女的,也是能发现美女的,现在谁能错过这难得一见的美?要是往常,这女人们可不乐意了,肯定会对程一笙敌视,但今天的女人们地位与程一笙太过悬殊,再说人家是名人,还是殷权的老婆,足以让这些女人仰视她,而这些女人则在学习,如何能像程一笙那样抓住男人的心!

简易发现这些男人们的目光,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殷权的女人,那是随便能看的吗?现在殷权跟程一笙旁若无人地享受着自己的情趣,还没注意到旁人目光,到时候若注意了,还不定发生什么,别看都是朋友,可殷权在对待这方面事情上,肯定不会留有什么面子,这群人,是来给他砸场子的么?

于是简易在底下踢了一下离他近的孟浩天,孟浩天回过神,简易冲他使了个眼神,然后扫了一下场中的这些人,再看眼殷权,相信以孟浩天的聪明应该会明白自己的意思。

果真,孟浩天露出一个了然的目光,简易放心了。但没想到孟浩天没动作,而是又给简易递了个眼神,简易想了想,想到孟浩天前两天跟他提的,想让简氏公司名下艺人出席活动的时候佩戴他们拍卖行的古董配饰以作宣传,简易没想答应,因为孟浩天又不想给钱,再说这饰品太贵重,不好保管不说,活动一般人又多,佩戴的时候如果坏了丢了出问题,谁来负责?他一点都不管,也说不过去。

可是现在,明显的他不答应,孟浩天也不多管这闲事。简易心里暗骂这小子一点朋友义气都没有,就会趁火打劫,真不仗义,等着他有机会,狠狠收拾这小子。为了不把事情搞砸,不得罪殷权,他只得稍稍点头,算是答应了。

孟浩天邪邪一笑,然后捡起面前盘中的大樱桃,他们吃的东西,都是好的,这樱桃的个儿也格外的大,简直跟个枣一样,他精准地冲张焕就砸了过去,张焕“哎哟”一声大叫,然后怒瞪向孟浩天,叫道:“你小子丢我干什么?”

“哈哈,总算扔到了,报我之前的仇!”孟浩天一脸得意。

“丫的你小子,居然还记着呢!”张焕气道。

“那是,我可是睚眦必报的!”孟浩天嘿嘿地笑着说。

这么一闹,人们都回过神来了,有人也是心里后怕,不过万幸的是,殷权刚才沉浸在老婆的美色中,并没有发现这帮人的一脸色相。

简易这心脏可算是回归原位了,殷权这样的人物,总给人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谁让人家的财力没人能比,在业界又是龙头呢?再加上,殷权没靠殷家有如今的地位,这是让他们这些人,没人不服的。还有殷权的公司有规模后,大手笔的以雷厉手腕扩大公司那些事迹,也让他们这些人,不得不忌惮。

孟浩天出了气,一笔广告赞助费也免了,心情大好,一左一右搂个美女各在那小嘴上亲了一口。

张焕看向阮无城说:“阮少,看看人家孟少多得瑟,就你孤家寡人啊!叫你发神经,眼气吧!后悔也晚了,娇滴滴小美人让别人抱走了,今晚人家双飞,你就得回去抱假人喽!”

阮无城手快地拿起自己面前的筷子扔了过去,闷声说:“没事儿你又扯我身上干什么?”

这下张焕没能躲过去两根都落他头上然后掉地上,关键这还是带油的筷子,气的张焕啊,当场就想扁人。

简易赶紧说:“行了行了,刚才的事儿都过去了,大家看我面子,别再折腾了啊,好好吃好好喝!”

张焕不干,“那就倒霉我一个了?”

简易忙说:“正好我有好事儿呢,回头找你啊!”

张焕一听,这是给代价了,便才算罢,又重新坐了回去。

简易看向殷权说道:“殷少,不喝酒,那也得以茶代酒啊,一点不喝可不行,来,我敬你跟嫂子!祝你们更甜蜜幸福,也希望我跟方凝,能像你们一样幸福。”他一手举杯,另一只手已经紧紧地抓住了方凝的手。

方凝十分感动,感动的都有些激动了,明媚的眸中,隐隐有泪水涌动。

程一笙也举起果汁,送上了祝福,“我也祝你们幸福甜蜜!”

这边碰杯呢,那边张焕感叹,“看来简少也想步入婚姻殿堂了!”说罢瞪向孟浩天,“你小子,都结婚了也不知道收敛,到时候人家跟你离婚,看你上哪儿哭去!”

孟浩天继续左拥右抱,“森林如此之大,哪颗树不能抱呢?爱谁谁!”

“操!”张焕忍不住暴了粗口。

一桌子人都看他,他赶紧捂嘴,笑着说:“对不住对不住,一时没忍住,女士们莫怪啊!”

有他这么个活宝,饭桌上真是很活跃,以前他与阮无城对着闹,不过如今因为程一笙在场,阮无城沉默很多,装深沉的成功人士。

饭后,人们也没挪地儿,只是到旁边的房间,几个男人玩牌,包来的女人们大多都坐在牌桌旁陪着自己的男人,而程一笙与方凝在一旁的房间里唱k,殷权照例坐着装深沉,简易也在旁边陪着。

如果是以往,像张焕等人肯定要叫上些小姐过来助兴,不过这次简易有言在先,说殷权爱妻也在,不让弄那些乱七八糟的,所以这群人还算老实。

程一笙与方凝自得其乐,唱得愉快,原本方凝还想着别的女人都不认识,有程一笙,可以一起认识,不过她一看这些女人都是临时找的,也就没有了想结实的欲望。

简易靠在沙发上,白色的衬衣解开两颗扣子,看起来很是休闲,他的头也仰在沙发背上,手里举着杯果汁儿,一边喝一边说:“殷少,听说您最近买了一大批的钢材,有什么新的大项目?”

“没事儿,存着玩的!”殷权漫不经心地说,目光一直在程一笙身上打转。

多霸气的话,一般的企业,谁没事儿买钢材存着玩?不说这笔费用还有存放问题,就说万一将来钢材调价,跌了,怎么办?简易的唇有些抽,然后说道:“我还以为钢材要涨呢!”

殷权随口说道:“涨不涨的,谁知道呢?”

显然,是没打算靠这个赚钱。简易看得出,殷权的心思,完全没在这谈话上,在程一笙身上。他就不明白了,程一笙是漂亮,但是有什么魔力能让殷权跟魔怔似的,为她着迷呢?

“对了,我这儿有个项目,还想合作一下呢!”简易没法子,只好直说了。

这下殷权转过头看他,“我做工程的,你做娱乐,也就广告能挂上钩,上回我不是投了广告?咱们还有什么项目能合作?”

“是这样,简氏的总部大楼,还是二十年前盖的,对于现在来讲,真是有点落后了,所以简氏打算盖个气派的总部楼,几十层的那种,这个工程,我们想让尊晟来做,不知道简少能不能便宜一些!”

殷权的公司,做出的项目,一定是全国最高端的,否则他的公司怎么能发展那么快?这是核心技术。现在尊晟的名号响当当,所以价格也涨上去了,名牌的都贵嘛!简易如果能让尊晟来做这工程,又可以便宜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殷权一听,沉吟道:“说起来,简氏的楼是该换了,这样吧,我们现在也不算外人,就成本价吧!”

殷权的意思,自然表明了是看在程一笙的面子上。

简易喜出望外,在他看来,依着以前的关系,能打九折就已经是大面了,谁不知道尊晟的工程铁打不降价,说多少就多少。现在是成本价,简直太令他意外了,他看了一眼方凝,目光中闪着喜意。

“那就太感谢了!”简易说句客套话。

殷权举了下杯,说道:“我老婆跟你女朋友关系好,别见外了!”他心里想着,这下能消化一些钢材,他还可以买更多的,就不怕薛家不服软。

“好!”简易忙说道。

殷权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抬腕看看表,回去晚了,她还能让他碰?估计车上就该睡着了,可程一笙这女人显然唱得正high,现在叫她回去,估计也是惹人嫌。

简易看出殷权的意图,他刚刚捡了便宜,自然得为殷权排忧解难了,于是他走过去,对方凝说:“你明天是不是还要上班?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方凝看眼隔壁牌打得正火的一群人,那群人叫嚷起来的声音不比这边低,于是问他:“这么早就能散?”

简易向那边看一眼说:“他们能打通宵,你能跟着一起熬?没事,我送完你,再回来陪他们,都是哥们,没那么多事儿!”

殷权正想回去,此时也站在程一笙的身边,只要方凝走了,她自然也不会留着。

“那好吧!”方凝回头看程一笙说:“一笙,走吧,明天还上班呢!”

简易赶紧说:“要是喜欢唱,周末咱们再聚一次!”

程一笙站起身,还没开口,殷权替她说道:“到时候再说,我们先走了!”然后拖着她的手,直接向外走去。

简直就是把人给劫走的,程一笙赶紧问他:“哎,不用打声招呼吗?”

“不用!”殷权简短地说着,步伐不减。

可简易跟方凝不能不打招呼,和里面说了一声,自然得到大家的一番奚落,而他们听到殷权已经走了,没人意外,毕竟殷权向来我行我素,跟谁都是这样。

简易送方凝回家,他喝了酒,所以司机开的车,两人坐在后排,简易上了车就将档板升了上来。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方凝有些紧张,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万一他要是想吻她怎么办?

他的手,突然就将她的手抓住,他的唇微微向上扬着,可以看出,他今天很高兴。方凝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今天玩得高兴吗?”简易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温柔。

“嗯!”方凝因为紧张,而显得十分害羞。

“我还担心你不喜欢那群人,他们就是这样,跳脱了些!”简易说道。

虽然他没对她做什么,可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酒气,还是让她有一种危险感,她看了太多的小说或是影视作品,男人喝了酒,最易兽性发作。

“他们挺有意思的!”方凝轻声说。

他捏了捏她的手说:“那就好!”

“你看起来今天心情很好?”方凝偏过头问他。

他一听,揽着她的肩,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就在她的脸上,印下了一个吻,他愉悦地说:“你是我的福星,心情当然好!”

“什么意思?”方凝懵懂地问。

简易但笑不语,显然没有回答她的意思。方凝也未多想,就这样到了她的家,简易将她送到楼底下。

方凝向单元门口走了两步,然后顿住,又返回来对他说:“你回去了,可不许像他们那样,再找个人陪你!”

简易不由笑了起来,很爽快地答应了,“当然!”

如此,方凝这才满意,转身脚步轻快地走了进去。

简易笑着坐车回去,会所里依旧热闹,大家看到简易回来,都招呼着让他过来打牌。

张焕好奇地问:“哎我说简少,你这回认真的?”

“当然!”简易微微笑,码起长城。

孟浩天的眼珠了转了转,然后一把推过身边的白衣女孩儿说道:“得,你孤家寡人了,这个让给你!”

女孩儿突然被推,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她是大学生,心高气傲,还没有被人这样侮辱过,连番受辱,此时她已经在崩溃的边缘,眼中含泪,看起来楚楚可怜,正用希冀的目光看着简易。

她现在不傻傻的渴望用自己的优秀迷住一个富二代了,今晚让她见识到现实的残酷,她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度过这个晚上,哪怕让她不说话,就在旁边坐着当花瓶也行。她希望简易能够可怜可怜她。

只不过现场没人可怜她,反而对于她的楚楚可怜无动于衷,而简易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看向孟浩天说:“你小子别给我使坏,要是明天我女朋友不理我,看我给你老婆告状去!”

孟浩天嗤道,“告去告去……”

张焕劫过他的话,恶劣地说:“喝尿去!”

一群人都笑了。

简易一眼瞥过去,“你丫恶心死算了,怪不得现在都娶不到老婆!”

“擦,你说我,你不一样没结婚?要女朋友,小爷一大把!”张焕说完,转过头看向阮无城,问他:“这位经常以爷自称的阮少爷,你还没给我个答案,今个儿怎么回事?你八成看上殷权他老婆了吧!”

阮无城没好气地转眼瞪他,“多管闲事!”

没否认,就是承认了,张焕叫道:“行啊,跟殷权抢女人!”然后感慨道:“你是我们这群人里,最具有胆量的一个!”

孟浩天一边闲闲地说:“可惜啊,人家连看都没多看一眼,注定是悲剧了!”然后扔出一张牌,懒懒地说:“二筒!”

“胡了!”阮无城推倒牌。

孟浩天伸脖一看,不由骂道:“倒霉!点炮了!”

张焕笑,“嘿,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白裙女孩儿站在那里,仿佛被人遗忘了,好像也真是这么回事了,她很尴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那儿站碰着,一脸的无措。

张焕说完,又看向简易问:“我说,你身边美女无数,这位方主播也不是那么美艳不可方物,你怎么就看上她了?”

阮无城在一旁嗤道,“方主播没什么长处,唯一的长处就是她是程一笙的闺蜜,刚才一会儿功夫,没准一笔大生意谈成了,你们行吗?”

众人了然,都笑了!

简易说:“阮少,我没得罪你吧,你今晚吃呛药了?见谁都呛?”

阮无城挑眉,“我就是看不惯你,女人都利用!”

简易顿时站起身,这话说得难听了,估计他们这群要头要脸的,没有能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