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到底还是这样
作者:陌上纤舞 更新:2019-12-11

晚上,季忧忧着实下功夫打扮了一番,她觉得自己的优势就是年轻、纯洁。她外面穿了件米白色的半大衣,里面则是件春款白色蕾丝长裙,这个天气,穿成这样有些冷了,但她觉得,这件衣服能突显出自己纯洁的气质。

程一笙无疑是成熟的类型,所以她要有自己的特点,发挥自己的长处。女人最珍惜的以及想要的不就是青春?就算气质再好,老了那也就掉价了!

年轻的女孩,刚出学校,还没有被现实磨平棱角,总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觉得自己能够改变世界。这种想法是好的,但如果不能脚踏实地,一味地去想要那些物质的东西,总有一天她会为自己失去的所后悔!

快下班的时候,郑彦廷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礼貌地说道:“喂,您好!”

“彦廷,我是殷权,一会儿要不要一起走?”殷权的声音不若平时工作中那般严厉,透着一丝亲和。

郑彦廷却吓了一跳,他立马有些结巴地说:“殷、殷总,那个,我,我得去接女朋友!”

四周的同事立刻向他看来,眼里露出惊讶的表情。

殷权在电话里低声笑了,说道:“这个习惯不错,一会儿我也要去接你姐姐。到时候饭店见!”说罢,他便挂了电话。

郑彦廷放下电话,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万万没想到,殷权对他很亲近啊,之前程一笙一直没让他见殷权,他以为像殷权那样的人,是高高在上的,不屑于见他这样的一个刚毕业的学生,看来的确是他误解了殷权。

也是的,如果殷权真是那种二世祖般的少爷,肯定娶不到程一笙!

有好事的同事凑过来问他:“小郑,你认识殷总呀!”

别的同事都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郑彦廷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说:“不认识啊!”

他觉得要是让大家知道自己是殷总的亲戚,不太好。他可是靠自己本事进来的,不是靠关系。再说了他觉得殷总可能也比较忌讳这个。他不想让一笙将来为难。

“那刚才谁给你打的电话?”同事不相信,也不肯死心,继续追问道。

郑彦廷灵机一动,说道:“是我刚接手的那个客户任总啊!”

刚才他因为激动,声音变调,倒是“殷总”与“任总”分辨不太清。

郑彦廷刚来公司,自然不会接触到什么重要客户,任总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小客户,所以大家不会在意。他们觉得郑彦廷要真的认识殷总,还能在这种基层岗位上呆着?于是大家各干各的,不再关心他了。

郑彦廷此时才松口气,他真是不适应工作,真是不如在学校里自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惹个事儿。其实郑彦廷的性格很爽朗,可正是因为他在一笙老公的公司,所以才会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一切都小心翼翼的。

下班后,郑彦廷去接了季忧忧,两人到了饭店。

殷权订的地方,自然不会差。因为 第 266 章 的地方。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一路瞧着,被带进了包间。服务生们体贴的站到了门外,将空间留给客人。

桌子上摆着精美的镶着金边的菜单,季忧忧新鲜地过去翻,她看到里面的菜价,瞪大了眼睛,叫道:“彦廷,这里东西好贵啊!”

郑彦廷刚刚脱下羽绒服,挂在衣架上,他走过来看眼菜单,然后不淡定地咽了咽口水说:“放心吧,我姐夫有的是钱!”

季忧忧也脱下自己的大衣,心里想着今晚到底怎么办?她现在心里挺乱的,虽然她以前也有过男朋友,可那只是普通的学生,追她的人,也都是学生。她到现在做得最有价值的事就是成功地跟郑彦廷在一起了。可郑彦廷比起社会上的人来讲,还是太单纯了。季忧忧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驾驭复杂的男人,她现在心里其实挺不安的。

郑彦廷看到她里面的白色长裙,顿时眼前一亮,他立刻难以自持地抱住她,声音里都带着热度,“忧忧,你今天真美!”

他的声音,带着低低的喘息,这是一个男人动情的表现。也是的,面对自己爱的女人,穿成这么漂亮,他怎么可能没有反应?郑彦廷看上的就是忧忧的纯洁,不像现在很多女人那样拜金。他认为,她是这社会上少有的纯情女孩。他早已经下了决心,要尽自己一切的努力,去保护她身上的纯洁。

季忧忧哪里有心思做这些事啊,她心里想的都是一会儿该怎么办才好?

郑彦廷有些难耐地想吻她,季忧忧心烦,竟然一把将他给推开了,脸上带着厌恶的表情。

郑彦廷愣住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难道他真的唐突到了她?两人好了这些日子,应该算是在热恋之中,手拉了、也抱了,亲也亲过了,只是还没有到最后那一步。季忧忧有别的打算,自然不会把身子都献出去。

季忧忧也愣了,她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竟然对他做得有些过分,要知道她现在不能跟郑彦廷分手。想到这里,她的表情立刻软了下来,眉眼都带着委屈,她小声说:“要是有人进来怎么办?再说门开着,服务生就在外面呢!”

郑彦廷一看宝贝女友这副委屈的模样,心里马上就软了,哪里还有什么坚持,只剩下心疼了。他赶紧哄着她说:“对不起忧忧,是我没忍住,你今天真是太漂亮了!”

女人都是喜欢被夸的,季忧忧抿起唇笑了,看来自己今天这身打扮很不错啊,郑彦廷都失控成这样了。

结果郑彦廷立刻来了句煞风景的话,“不过忧忧,你穿这么薄,冷吗?”

季忧忧的表情立刻就冷了,这男人真不会说话,她随意地应付了一句,“这里多热啊!”然后马上转言说:“咱们还是坐好吧,估计姐姐也快到了。”

这个地方,的确是很热的,毕竟那些上流人士穿的都比较薄,所以郑彦廷并未多想,这段就算过去了。

两人刚刚坐好,季忧忧就听到程一笙的笑声,这笑声并不算大,只能算是轻声的笑,给人一种清悦中带着软软的感觉,就连女人听了,都要去想象那门后的女人是何等风情曼妙,更不要说男人了。

殷权低低的声音响了起来,听不清说得什么,只能听到,程一笙的笑,又响了起来。很明显,这是殷少在讲笑话哄老婆开心呢!

程一笙注定要成为众多女人们羡慕的那一个人。

程一笙与殷权完全走了进来,殷权的表情有些严肃,不过还没称得上冷。程一笙还没从刚才笑的余韵中恢复过来,脸上带着充满了喜气的笑,让人一看,心里就透着高兴。

程一笙穿着件火红的狐狸毛披肩,显得雍容华贵。殷权的黑色昵子大衣,领口与她身上穿的那件狐狸毛相呼应,更显他贵气逼人。两人一进来,好似房间里一下子亮了起来。

总之郑彦廷笑着站起身去叫殷权,“姐夫!”

季忧忧跟着站起来,先叫程一笙,“姐!”然后才看向殷权去叫“姐夫”。

她还是不傻的,知道要怎么做才能不招人反感,不会一下子把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

程一笙笑着看向她问:“忧忧穿这么少,冷不冷?”

殷权也向她看去,季忧忧心中一突,马上笑着说:“这里面好热啊!”

季忧忧的表情,带着一丝羞涩,笑起来都是我见犹怜的感觉。

程一笙看在眼里,表面上并未露出什么异样,她脱掉外套,殷权适时地接过来,去挂衣服。

季忧忧看到程一笙里面穿的是件黑色薄棉旗袍,旗袍是全黑的,样式简单,不过那布料上,一颗颗耀眼的黑钻,粘满了整件旗袍,这就不简单了。

相比起程一笙,季忧忧觉得自己这衣服,是显薄了些!

殷权把衣服挂好,走回来坐到程一笙身边,他看向郑彦廷问:“工作几天,有什么感觉?”

郑彦廷没有客气,如实答道:“工作跟在学校不一样,很感觉不自由,有点不适应!”

殷权笑了一下,说道:“这是肯定的,总要有个适应过程。工作上面,还称心吗?”

“工作还好,我很有兴趣,同事们对我也不错!”郑彦廷答道。

殷权又将昨天中午的话说了一遍,“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我的助理,不会拦着你!”

“我知道了,姐夫!”郑彦廷高兴地说。

原本他想问,他能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是殷总的亲戚?但是他转念一想,程一笙在这儿呆着,殷权能怎么答?只能说没关系,但是人家心里是否真的乐意,那就不知道了。他干脆打消了这个念头。

季忧忧突然插了一句嘴问:“姐夫,您那儿还招人吗?”

程一笙想都没想就把话给接了下去,“你学的专业,可不适合去他的公司。再说学了四年,用不上,岂不是浪费了?”

季忧忧马上顺着她的话说:“我也是想用呀,不过对口的工作太难找了,电视台都进不去,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其实我倒是觉得,你们学校给你分的实习岗位还不错,你一去就是主持人,积累一些经验,有机会可以往外走。就算你进了大台,也不一定能上镜头!”程一笙如实说完,建议道:“你不妨再问下学校,那个地方还能不能去?”

季忧忧气得心里直翻白眼,让她去县里?要是换成你,你肯去?

其实程一笙还真没有敷衍她的意思,说的这番话,是真心的建议。如果换成程一笙在她这个位置,程一笙肯定会去的,要知道人生中最缺的就是机会,尽管地方不大理想,但是如果你肯努力,有实力,迟早有一天,会出头的。

只不过季忧忧这个年纪,不会理解程一笙的这番话。她心里不高兴,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她摇了摇头,看向郑彦廷,转头对程一笙说:“我舍不得彦廷!”

这话很明显,你如果让我去县里,那就是让我跟你的弟弟异地恋啊!

程一笙心里有点失望,但是此刻她仍旧没放弃再给季忧忧机会,她又建议说:“有主持梦想的人很多。你看现在很多网站都会招视频主持人。或是有的公司会招活动主持,这也是个好的开始!”

季忧忧直接答道:“可那毕竟不是正经的主持人啊,我可是主持专业的!”

说白了,她嫌那种工作掉价,要进就进正经的电视台,去什么网站,那她不是白学了?

程一笙无语了,这个女孩子真是拎不清啊!难道她认为勾引一个有妇之夫,比刚才她说的这些路要光彩?

女孩子有时总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如果说那个有妇之夫,是个满脑肥肠、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那谁会乐意?但如果那个有妇之夫,变成了殷权,大把的女孩儿愿意不顾道德底线扑上来。

郑彦廷笑道:“姐,您别管她了,慢慢找吧,大不了我养她!”

现在他已经赚钱了,养活她没问题!

郑彦廷按的是以前在学校的标准,这些钱自然够两个人的开销,可是季忧忧追求的不是这个。

季忧忧不高兴了,在底下踢了郑彦廷一脚。郑彦廷只当她不好意思,自己在那儿咧着嘴笑。

程一笙也笑着说:“忧忧你真是幸福!”

这句话,一语双关,她只是希望季忧忧能够珍惜彦廷。

殷权此时却没有笑,他的眉头微微地拧着,说不上来,这个女孩儿,给他一种反感的感觉。殷权讨厌女人,可是对于程一笙的亲戚们,他可以做到不讨厌,就是像平常人一样。但是这个女孩儿,他从心底生出一股排斥来,总觉得很假。

他的目光淡淡地在几个人身上掠了一圈,没有说话,只是给身边的妻子挟菜。

郑彦廷接话道:“程一笙,你还说别人幸福,我看你就够幸福的。我姐夫把你照顾得多好?”

程一笙伸出手挽住殷权的手臂,将头在他肩上靠了一下,对郑彦廷笑道:“那是自然,你可别让你姐夫给比下去啊!”

殷权淡淡的笑了,低头轻斥她:“快吃吧,一会儿凉了,你胃又不舒服!”

语气是轻斥的,可谁都能听出那里面浓浓的宠溺。

程一笙挑挑眉,她的身体很好,胃就不舒服那么一次,也不严重,喝点热水就好了,结果没想到让这男人给记住了,时不时的拎出来说一遍。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会说殷权,在外面,男人是老大,她听话地拿筷子吃饭。

季忧忧看着两人感情这么好,心里犹豫,她觉得她根本就插足不进去,不然的话,还是在程一笙身上下功夫?可是刚才程一笙的表现,已经让她心凉了,程一笙根本没打算把她办进电视台,竟然给她建议那么两条歪路。

一时间,季忧忧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心里纠结着。

郑彦廷学着殷权,照顾自己的女朋友,他心想姐夫生意做得好,对待女人,也比自己有一套,他可真要学习学习。

季忧忧心里本来就烦着呢,此刻还得应付郑彦廷,真是气死她了。

饭吃了一会儿,殷权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便站起身说:“我去接个电话,你们先吃着!”

这可是个机会啊,季忧忧心里在想,难道真的放弃殷权的那条路?可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个机会?此刻她心里乱极了,她明明已经决定了,不走殷权那条路的。但是她一想到殷权那俊美的外表,多金的身份,体贴温柔的目光……

自然,那目光是望向程一笙的。

季忧忧也不怎的了,突然站起身。

郑彦廷吓了一跳,问她:“忧忧,你干什么?”

“哦,我去趟洗手间!”季忧忧说着,便向外走。

既然已经站起来了,既然已经没有退路了,还不如去搏一搏呢!她走了出去,门外并没有殷权的人,服务生主动给她指明洗手间的位置。包间里都有洗手间,但是有的客人不喜欢在包间里上,所以服务生们都了解,这出来的客人,多半是想上外面的卫生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