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被打
作者:陌上纤舞 更新:2019-12-12

程一笙微微地笑了起来,如果了解她的人会发现,她那浅笑中带着她惯有的、算计人时才会露出的坏笑,可是在顾念文眼中看来,她的笑十分优雅,那眸中的璀璨让她都觉得沉迷。

“薛岐渊这样做很明显就是不想跟你在一起,我觉得你要是想办法离开他,那才是中了他的计!”程一笙分析道。

“啊?难不成真让我跟他结婚呀,我可不干!”顾念文瞪大眼睛,想起那种可能的场面,她心里就不舒服。

“当然不是让你跟他结婚,分手是肯定的,只不过用何种方式来分手,这才是最关键的。再说了,你跟他恋爱,也不一定就是件痛苦的事。我想薛岐渊这个年纪了,他的父母最希望他能快些结婚,肯定是要捧着你的。到时候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可以告状,要是照顾不好你,你也可以告状,没时间陪你,你还可以告状,总之你就是女王,有事忙工作,没事可以消遣,需要苦力了,现成的,有什么不好?”程一笙开始说的还是正正经经的,到了后面,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顾念文越听眼睛越亮、越兴奋,与来时那股萎靡不振的样子相差甚远,她甚至有点激动地说:“就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次我要让他求着我让我跟他分手!”

“他想让你说分手,那可不行。越是这样你就越不能分,到最后要弄成他求着要分手那才好是不是?”程一笙反问。

“哈,对!”顾念文笑得眼睛都没了,她感激地说:“一笙姐,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一定要请你吃饭!”

程一笙看时间说:“估计现在薛岐渊还没有吃饭,我看你还是去陪你的‘男朋友’吧!”

顾念文想到这男人差点阴了她,心里就一阵火大,听了建议也恨不得好好收拾他。她心急地站起来说:“那好,不过下次我要请你吃饭!”

程一笙颔首笑道:“好!”

顾念文气势汹汹地走出门,进了电梯,直接就按到薛岐渊所在的楼层,她就像只打了鸡血的女战士,想到即将要被整的薛岐渊,自己先笑了起来。

下电梯后,她快步向里走,直接走向台长办公室,门前的助理看到她站起来说:“请问您有没有预约?”

顾念文趾高气扬地侧头看向她问:“你今天没看新闻吗?我是你们台长的女朋友,有谁听说女朋友要预约的?”

说罢,她在助理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霸气地开门,理直气壮地走进了办公室,“啪”地将门关上。

助理心想,她早晨看新闻了,她也没听说过女朋友要预约,不过她怎么就不知道台长突然蹦出来一个女朋友?那安初语算什么?好混乱!

薛岐渊刚刚结束上午的工作,准备去吃饭,有人突然闯进来,他非常不悦,抬起头看到竟然是顾念文,他没来及伪装,想到就说出口了,“你怎么来了?”

顾念文很不见外地坐在沙发上说:“我是你女朋友啊,怎么不能来?你干什么这样惊讶嘛!”

薛岐渊很意外,明明上午她还气得要命,听起来似乎很赞成他的建议,怎么现在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着实令人觉得费解。他毕竟是个成熟的男人了,所以反应很快,他立刻笑道:“怎么?想通了?答应当我女朋友?”

“你没什么不好啊,要个儿有个儿,要样有样,家世跟我也算般配,虽然渣了点,不过调教一下也就好了!”她若无其事地数落着。

薛岐渊的脸却越听越黑,怎么听起来像是在挑猪肉一样?还有他渣了点?什么叫渣了点?难道他跟她有代沟了?他怎么不太明白呢?

顾念文说着说着,话音突然一转,问他:“你打算请我吃什么?”

“什么?”他的念头还在“渣”上面停留,对于她突如其来的转言,一时没反应过来。

“哎呀,我大中午过来的,就是要找你吃饭嘛,你要请你吃好吃的!”顾念文“撒娇”道。

薛岐渊脸色微沉,将刚合上的文件夹又重新打开,“我工作很忙,中午要加班!”

他跟她在一起,还能吃下去饭吗?现在他已经胃口全无了!

顾念文靠在沙发上,双腿叠交,扬着下巴想了想说:“伯父伯母应该希望你多陪陪我吧,要不你这个男朋友太不称职了,我看我还是给他们打电话的好!”她说着,拿出手机,要装模作样地打电话。

薛岐渊“啪”地一声将文件大力地合上,他猛地站起身,说道:“好,我陪你去吃饭!”

虽然他很想表现得自然,可是那由内而外发出的愤怒,还是让顾念文轻易地就看出来了,她笑呵呵地站起身,待他走过来,她走过去很自然地将手伸进他的手臂内,他的手臂不自然地往回收,她抬起头,亲热地叫:“岐渊?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她感受到他的身子抖了一下,然后唇抽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说。

胜利是什么滋味儿的?现在顾念文充分地体会到了。

两人走出门,顾念文看向瞪大眼睛的助理说:“眼睛睁得很大,很好,看清楚哦,我可是他的女朋友!”

薛岐渊脸黑的可以,他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早知道早晨就不撩拨她了,现在她被他刺激神经了,让她无法收场!

两人一起走出电视台,这一幕自然引起了记者的关注,不说别人,本台记者肯定就不会放过这个新闻,薛岐渊头一回感受到像明星一样地被拍,顾念文抬起头,看着他说:“岐渊,你怎么看起来不高兴?也不笑的?”

薛岐渊深深地吸了口气,微微弯起唇,这是笑吗?看起来好似有点勉强啊,笑的唇角都是朝下的。

看到这一幕,顾念文真是开心极了。

让他请吃饭,那自然要到高级的地方了,她可不想给他省钱,两人去的地方,就是上次殷权与程一笙跟程珠珠吃的那间饭店。

走在路上,顾念文眼尖地看到前面穿着艳紫旗袍的程一笙,立刻扯着嗓子叫:“一笙姐!”

程一笙在马路上那绝对是最吸引人的那个,毕竟穿旗袍的女人在大街上还是太少了,薛岐渊自然也一眼看到她。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千万不要让她发现他,首先作为喜欢程一笙的男人,他自然不想让她误会。另外一个就是这件事是殷权给设计的,让他被迫与顾念文当表面的男女朋友,被殷权给算计成这样,他自然会觉得没有面子,所以男人的自尊也不想让程一笙看到他被动的这一面。

但是他还没反应过来,没想到顾念文这个没脑的女人竟然那么大嗓门地叫程一笙,别说程一笙了,再远的人都回头了。这是女人吗?天天咋咋呼呼的!他的脸顿时又黑了几分。

程一笙与方凝去吃午饭,听到有人喊,两人同时回头。

薛岐渊下意识地就要收回自己的手,不过顾念文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她死死地抱住他的手臂,甚至头还靠在他手臂上,笑得灿烂,好似一副幸福的样子。

薛岐渊真不想过去了,但是顾念文不肯啊,她一直拖着他向前走,走到程一笙与方凝的面前。

程一笙笑着说:“薛台,带女朋友来吃饭啊!”

薛岐渊深深地看着程一笙,不语!

顾念文积极地答道:“是啊是啊,他说要带我去一家好餐厅吃呢,你们也一起吧!”

方凝赶紧说:“不了不了,我们可不当电灯泡!”

顾念文笑,“没事啊,人多热闹嘛,我请请我男友的下属,也是应该的啊!”

这话说得薛岐渊直想吐,方凝瞪大眼睛,程一笙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说:“既然顾小姐那么热情,我们就不好拒绝了!”

方凝在底下掐程一笙,程一笙忍着,面色不为所动。

顾念文高兴地说:“走啊,一起吃去!”她仰起头看向薛岐渊亲热地问:“岐渊,你不介意我叫上她们吧!”

薛岐渊唇角抽了抽,最后说出一句:“不介意!”

方凝哪里敢走到领导前面,她拽着程一笙跟在薛岐渊后面,她怕薛岐渊听到所以不敢问,只是猛跟程一笙挤眼,问她:“你要干什么?”

程一笙跟她抬抬眼,意思是说:“回头再告诉你!”

四个人到了饭店,进了豪华间,顾念文嘟嚷着说:“也不知道这里什么好吃啊!”

程一笙说道:“我在这儿吃过,我给推荐几道菜吧!”

“好啊好啊!”顾念文高兴地说。

程一笙说了几道,都是贵得当初令她咋舌的那种,顾念文又要了瓶红酒,这顿饭最少也要上万了。

顾念文与程一笙似乎有一种默契,不用明说,但是都明白对方的意思,所以现在倒霉的就是薛岐渊了。

这顿饭远没有薛岐渊想得那么简单,他还真是小瞧了顾念文的折腾,比如说鱼上来了,顾念文娇滴滴地说:“岐渊,我不会挑刺!”

薛岐渊沉声道:“我也不会?”声音生硬而又死板。

“伯母还说你挑刺水平一流的,不行我得问问她!”顾念文哼着,又拿出手机。

这手机让薛岐渊看了很火大,总有一股想要摔掉的冲动,他拿起筷子,挟了一筷子鱼,然后一言不发,挑刺儿!

顾念文笑眯眯地看着他,将手机放下了。薛岐渊把挑好刺的鱼放到顾念文盘中,顾念文撒娇道:“岐渊,你对我真好!”

她放在嘴里嚼,一会儿又叫:“呀,没挑干净,扎到我了,快点给我拔出来!”

说着,冲薛岐渊张大了嘴,薛岐渊皱眉,让他的手伸进她嘴里?他下不去手。顾念文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她抓着他的手臂摇,他脸黑地只好伸手去拔,拔完了,一个劲的用毛巾擦啊擦,很嫌恶的样子。

顾念文不高兴地说:“你嫌我脏?”

薛岐渊没说话,默认了。顾念文一低头,将刚才拔刺时流出的口水蹭到了他的袖子上,顿时白色衬衣上抹了一块黄色的油,他的脸一黑,喝道:“你干什么?”

只不过他生气的样子并没有震慑住顾念文,她一脸委屈地说:“你生什么气?不就一件衣服嘛!咱俩接吻的时候,你也在吃我口水啊,那时候你都没嫌我脏。昨晚你抱着我,还热情地要把我吃了一样,你现在那么凶干什么?是不是因为有下属在啊,她们又不是外人,没关系嘛,你不用那么矜持!”

“扑哧”一声,方凝喷了。

刚才她喝口汤,看到顾念文让给挟鱼的时候,她就想赶紧把汤咽了,结果她一直被顾念文逗得想笑,然后就在咽与笑之间挣扎,现在终于忍不住,还是给喷了,她擦着嘴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程一笙也很想喷,只不过比方凝自控力强些。

顾念文大度地说:“没关系,服务员来换一份菜就好!”

得,这价钱又翻倍了!

薛岐渊闭上眼,多么混乱的想要一掌拍死的饭局啊!

程一笙发现,顾念文真是能整人,她看得出来,薛岐渊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了,他想利用顾念文来澄清丑闻,可人家顾念文也不是随便利用的,现在是不是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程一笙觉得自己兴灾乐祸虽然有点不厚道,但她此刻的心情的确很high!

反正薛岐渊越生气顾念文就越高兴,她尝到甜头自然要再接再厉了,她指着面前的菜说:“岐渊,我想吃那个!”

“岐渊,你给我挟肉吃!”

“岐渊,给人家敲螃蟹嘛!”

这顿天价的饭,薛岐渊根本就没有享受到它的美味,却也没闲着,马不停蹄地伺候这位姑奶奶!最让薛岐渊痛苦的是,他不得不在程一笙面前装顾念文的男朋友,程一笙肯定误会了!

饭间程一笙与方凝去卫生间的时候,方凝一出门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她捂着肚子说:“哎哟我终于看到一个能收拾薛台的人了,真是笑死我了!”

“没想到顾小姐暴发性很强啊!”程一笙感叹,她越发满意自己出的这么一个主意,相信以后薛岐渊有女朋友相伴,就没时间找她麻烦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去了洗手间,刚一出来便看到面色阴沉的薛岐渊,两人的笑立刻消失无踪,方凝更狗腿地打招呼:“薛台,好巧,您也上洗手间!”

程一笙刚收起的笑又忍不住爆了出来,方凝这女人一见着领导就犯二,话都不会说,要不是上完了洗手间,她丝毫不怀疑方凝会邀请领导一起上洗手间。

方凝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很果断地把那句,“不巧我上完了,否则我们就可以一起上了!”咽回肚子,暗骂自己怎么又管不住这张嘴乱说话。

薛岐渊看向方凝说:“你先回去,我有话对程主播说!”

方凝看了程一笙一眼,又转头看薛岐渊说:“哦,噢,那好吧!”

她是犹豫了一下想救程一笙的,不过最后还是没出息地逃跑了。

程一笙心里如明镜似的了解这女人想什么,她心想回去我就收拾你,你撂我不是一次两次了!

薛岐渊看向程一笙,有点尴尬。

程一笙若无其事地笑着说:“不知薛台您找我有什么事?”

薛岐渊清了清嗓子说:“那个……顾念文不是我女朋友,我跟她在一起只是权宜之计!”

他说得很不自然,甚至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他不解释清楚,心里又不舒服,总觉得看到她暧昧的眼神看着自己与顾念文,心里就难受得要命。

程一笙很意外,他居然会跟自己来解释这个?这也太赤果果了吧,怎么一点掩饰都没有?难道他一直没把自己已婚身份当回事儿吗?她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严肃地说:“薛台,我不想当第三者,同时也不想让您当第三者。我结婚很长时间了,我希望您应该珍惜顾小姐,找到自己的幸福!”

她的眼神没有回避,认真而又坦诚,就那样直直地看进了他晦涩的眼底,让他觉得此刻自己有一种龌龊的感觉。就好像他的想法很下流,而她则是那样的坦荡,他非常讨厌她这种坦荡,甚至他觉得她如果能像他那样,哪怕是进行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也是可以的。他很清楚,她绝对不会那样做,同时他又被她的这种坚定深深地吸引,越是这样,他越放不开。

说完她就转身走了,留下薛岐渊眼底阴沉,呆在卫生间里吸烟。

程一笙回去后,顾念文有点邀功地问:“一笙姐,我表现得怎么样?”

程一笙笑道:“真是让人意外,今天算超常发挥了吧!”

方凝看看两人,她怎么听不懂呢?有一种自己来自火星的感觉。

程一笙站起身说:“我们下午还有工作,先回去了,你慢慢‘恋爱’!”

顾念文了然地点头,笑着说:“放心吧,我会好好谈场恋爱的!”

“恋爱”那两个字咬得很重。

方凝跟顾念文告辞后,迫不及待地将程一笙拉出来问:“哎呀,我怎么听不明白呢?你跟顾念文之间有我不知道的事儿,你瞒我什么了?”

程一笙笑,“让你说得好像我们俩有奸情似的!”

“快说快说,你们俩到底密谋什么呢?”方凝心急地问。

程一笙只好将她之前与顾念文说的话,跟她大概说了一下,方凝扶扶额,感叹地说:“薛台这辈子碰上你,倒八辈子霉了!”

程一笙瞥她,“喂,好像受害者一直是我好不好?”

方凝点头,“没错,是你。只能说薛台爱了不该爱的人,心中满是伤痕啊!”

程一笙忍不住笑,问她:“下面一句是不是他犯了不该犯的错,心中满是悔恨呢?”

“行啊,心有灵犀呀!”方凝起哄。

“贫吧你!小心薛台心情不好,下午拿你开刀!”程一笙警告她。

“靠程一笙,你个乌鸦嘴,千万别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方凝骂完她,赶紧祈祷。

薛岐渊吸完烟,回去看到程一笙与方凝已经离开了,他看向顾念文,淡漠地问:“你吃完没有?我下午还有工作!”

顾念文体贴地说:“岐渊~我看你都没怎么吃嘛,要不我喂你?”

说完她自己先受不了地抖了一抖。

薛岐渊哪里还有胃口?他淡淡地说道:“我不饿!”然后便转身向外走。

顾念文可是吃得酒足饭饱,拎起包拿了衣服,跟在他后面,打了个饱嗝,薛岐渊皱起眉,无限厌恶!

顾念文出了饭店,挥挥手说:“好了,我先工作去了,晚上你可记着来接我哦!”

她还有自己的工作,没时间跟他硬耗,反正时间长得很,她要慢慢地磨!

薛岐渊没有说话,直接无视,迈着大长腿向前走,一双眼快要喷出火来了。

顾念文在他后面说:“下班的时候你要没到,我可该给伯父伯母打电话喽!”

薛岐渊直恨不得现在就回头掐死这女人,可是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不能为了讨厌的人毁了自己的未来。顾念文在后面放肆地笑着离开了。

薛岐渊走近电视台,走过前台,前台规矩地打招呼,“薛台!”

薛岐渊本来已经走过去了,听到跟他打招呼,他转过身走回两步问:“谁让你们放顾念文进来的?”

前台把关也太不严了!

前台愣了一下,然后说:“顾小姐是来找程主播的,她说不要打扰程主播工作,在这儿等了一上午,中午才让我们通报的,程主播没说不见她啊,让她上去了!”说完,又小心地问:“有什么不对吗?”

这下薛岐渊的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了,他双手拍在前台上,盯着她问:“你说顾念文来找的程一笙?”

前台小姐吓了一跳,赶紧点头说:“是!”

这下不用想了,事情明摆着,顾念文从劣势一下子翻身这么强势,完全拜程一笙所赐!

前台轻声问:“薛台,那下次不让顾小姐进来了吗?”

薛岐渊瞥她一眼,说道:“不用拦她!”然后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顾念文是拦不住的,她要是进不了电视台,恐怕第一个就会跟他家里人联系,到时候他还要听父母唠叨,也改变不了什么。

他气势汹汹地走上了电梯,停到程一笙那层,然后几乎是冲进程一笙的办公室,他看到方凝在里面,沉声喝道:“你给我出去!”

很明显,他在生气。

方凝愣了一下,不知所措地看向程一笙,这个时候,她不敢走。

阿莎以最快的速度已经挡在程一笙的身前,程一笙对方凝说:“你先出去吧,一会儿我去排练厅,我们继续工作!”

方凝看眼阿莎,知道现在不用担心了,点点头无声地走了出去。

薛岐渊根本就不在乎阿莎的存在,确切地说,现在他眼里已经没有别人了。他紧紧地盯着她问:“程一笙,顾念文会变成这样,是你教得吧!”

程一笙笑,“薛台您为什么这样说?”

薛岐渊注意到,她没否认。此刻一阵滔天的怒火将他仅存的理智也席卷而去,那种感觉,就好像天塌地陷一般的难过,让他无法接受。

他向她伸出手,他什么都不想听了,只想惩罚这个女人,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

一直处在戒备中的阿莎早已攥住了拳,薛岐渊向她主子伸出手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出手了,程一笙配合地向后退了一步。

一记漂亮的过肩摔,薛岐渊只觉得天昏地暗,便听到响声,身上的痛处告诉他,他被摔了!甚至他躺在地上,竟然一时间起不来。

那是,阿莎担心他会突然反抗,所以还押着他,让他被迫地脸贴在冰凉的地板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程一笙并未让阿莎放到他,她也并未因此而觉得震惊,如果薛岐渊总以为她好欺负的话,迟早有这么一天。她冷冷地看着薛岐渊,说道:“薛台,您最好从头到尾想上一想,这件事,我是否做得过分?这个圈套,从来没人逼着您跳,是您先对我起了不轨之心,事情才演变到了今天。”她顿了一下说:“事到如今,我还是希望您跟顾小姐有个好结局的!”

说罢,她居高临下地看他一眼,“我先去工作了!”

薛岐渊看到,她那修长纤细的脚踝从他眼前走过,那阵属于她特有的香风飘去,跟着是门响的声音,然后阿莎放开了自己,也走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从地上爬起来,揩了一下嘴角,摊开手,看到手指上那抹鲜红的血,他嘴里低咒一声,“shit!”然后进了程一笙的卫生间,这才看到自己的嘴角都肿了,这副样子让他怎么出去见人?

他赶紧拿纸,擦嘴边的血,结果痛得他呲牙咧嘴!他拿出手机,赶紧给自己助理打电话,对她说道:“你把墨镜给我拿来!”

“薛台,我要拿到哪里?”助理问。

“程一笙的办公室!”薛岐渊说出这话的时候都觉得丢人,这分明是告诉他的助理,他是被程一笙打的。不过不管怎么说,被程一笙打,总比被她的保镖打还有点面子。

助理拿了墨镜,赶过来进门,看到薛岐渊坐在沙发上,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当然肿的就是拍在地上那半边。助理吓一跳,赶紧问:“薛台您这是怎么了?”

刚说完,她就觉得不对劲了,看办公室里没有别人,程主播不在,薛台又是这副模样在她办公室里,显然薛台的伤跟程主播有关,如果没错,应当就是程主播打的。像程主播那么好脾气的人能动手的话,薛台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她想都不敢想,觉得自己刚才真是问错了。

薛岐渊不想回答的事,自然不会去回答一个助理的问题,他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说道:“你在前面走,确保前边没人了,再让我过去!”

如果不是戴帽子口罩在台里太引人注目,他也不会这个样子。他当然怕别人知道,毕竟他是一个台长,形象还是很重要的。只要能够上了电梯,到达顶层就没有问题。

程一笙生气地向排练厅走去,阿莎在后面嘟嚷了一句,“太太,我觉得今天我才算派上用场!”

这一句话将程一笙逗笑了,原本的气也消下去不少,总体来讲,程一笙是个乐观向上好脾气的人,很少生气,就算生气时间也不会长,并且一件很小的事就有可能让她高兴起来。

“看来在我这儿,真是让你屈才了!”程一笙笑着说。

“不是啊,我就是觉得我白拿钱!”阿莎不好意思地说。

程一笙还没有说话,方凝就迎了过来,仔细地看着她问:“没事吧!”

“你看我会吃亏?”程一笙反问。

“那怎么着了?”方凝担忧地说:“刚才看他表情好可怕!”

“他再有能耐能比我的保镖能耐大?”程一笙凑近方凝,笑着眨了眨眼轻声说:“你错过了最精彩的,过肩摔!”她伸出食指,竖着向上划下,划出一个弧度,忍着大笑说:“咻地一下,我的眼一花,只见一阵白光闪过,咣的一声,地都震了!”她直起腰,感慨道:“痛快啊!”

方凝惊讶得不能自己,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说你把薛台给摔了?”

“我可没那本事,是阿莎的功劳!”程一笙得意地说。

“那不跟你摔得没什么区别,我的天啊,你不想在电视台混了?你敢摔、敢摔台长?”方凝觉得自己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她想都不敢想,别说摔了。

“那有什么?他想对我动手,我能不还击?打他白打,你看吧,他除了背后玩阴的,不敢光明正大地跟我折腾!”程一笙自信地说。

“真是牛,咱俩真不在一个层面上,我承认我赶不上你!”方凝担忧地说:“以后你可要小心了!”

“他阴我也不止一次两次了,我不怕他,他那种人啊,越怕他,他越来劲,我看他这次记住教训没有?”程一笙哼着,对方凝扬了下头说:“走,干活去!”

另一边,助理轻声叫:“薛台,没人了,快来!”

薛岐渊没了往日的淡定从容模样,竟然一溜小跑地上了电梯,就跟做贼的一般,上了电梯,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说:“一会儿要是上人,你给挡住!”他就打算一直低着头。

“是!”

不过还好,程一笙所在的楼层本来就靠上,越是往上,人就越少,碰上人的机率不算太大,所以薛岐渊安全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坐到椅子上,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了,他命令道:“今天下午任何人都不见,谁都是!”

“薛台,您脸上的伤要不要处理一下?”助理问。

“我自己来,你不用管!”他摆了摆手。

助理会意地出去了,帮他锁上门。

薛岐渊拿了药箱,自己走到卫生间,这一看吓了一跳,刚才还不算太明显,现在半张脸肿得像猪头一样,可见刚才被摔得有多惨,他拿出药,忍着疼一点点往脸上涂。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倍感凄凉,受伤了,连个给他处理伤口的女人都没有。

一个下午,他都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打算等下班时,人都走没了他再离开,免得被人看到。

然而快下班的时候,顾念文的电话进来了,他不胜其烦,但还是接了。

顾念文愉悦的声音响了起来,“岐渊啊,你到哪里了?什么时候过来?”

“我有事,过不去!”薛岐渊冷冷地说。

“啊?那我们怎么培养感情?不行,人家就要你来接我嘛!”顾念文“撒娇”道。

“顾念文,你就听程一笙给你出的主意是不是?”薛岐渊拆穿她。

“一笙姐?这件事跟她有什么关系?我现在觉得你挺好,我是真想跟你谈恋爱!”顾念文声音中充满了甜蜜。

薛岐渊不用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说的这是屁话,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他能信?他靠在皮椅中,双腿交叠说:“咱们都是成年人,不必绕弯子,你说吧,怎样你才肯分手?”

“呵呵,薛岐渊,你不要忘了,是你非要跟我恋爱的,我又没求你,怎么着利用完了就想甩?世上有那么便宜的事吗?告诉你,姑奶奶我还没玩够,等我玩够再说!”顾念文不善地说:“现在命令你来接我!”

“我没时间!”薛岐渊见跟她说不通,直接挂了电话。

顾念文看看手机,撇了撇嘴,嘟嚷道:“没空是吧,等着!”

她随手就给薛母打去,电话一接通就委屈地说:“伯母!”

汪欣一听顾念文的声音,赶紧问:“念文,怎么了?是不是岐渊欺负你了?”她知道儿子是被迫跟顾念文在一起的,所以担心儿子会没有耐心。

“没有啊,我就是觉得既然要试试,怎么也得见面吧,可是他说太忙,不肯来接我!”顾念文将大度演绎得很完美。

汪欣一听,暗骂儿子不听话,她赶紧说:“他的工作是太忙了,不过你放心,我马上就给他打电话啊!”

“要真是没时间,那就算了!”顾念文“体贴”地说。

“事儿再大也不能大过谈恋爱,婚姻大事最大,你放心,就算他领导也不会拦着他恋爱的,你就等他电话吧!”汪欣打了保票。

“那好吧!”顾念文抿着嘴笑完,小心地问:“我是不是太主动了?”

“没有没有,我们岐渊吧,是个内向的孩子,这方面没什么经验,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做,你可别往心里去!”汪欣赶紧给儿子身上贴金。

“我不会的,我等他电话!”顾念文乐呵呵地说。

她心里鄙视,怎么说得薛岐渊跟纯情少年似的?她还记得他抱着自己那股热乎劲儿,那绝对是个成年男人,至今想起来她浑身都不舒服,昨晚她洗了三遍,皮都快搓掉了。

薛岐渊几乎是预料之中的,看到母亲的电话,这女人果真说到做到啊,骚扰他父母去了。

“喂,妈!”薛岐渊按捺着说。

“岐渊你怎么回事?你现在赶紧动身去接念文,昨天说的话都忘了?”汪欣语气很急,生怕顾念文在那边等急了。

“妈,我今天有事,过不去!”薛岐渊淡淡地说。

“不行,你要是太忙,那我直接给你们总台打电话了,再忙也得恋爱吧,你看你都多大了?看我们这一代的都抱孙子了,我不要求那么多,恋爱都不能满足我?再说现在也得用她解决你的问题啊,你忘了昨晚的事了?”汪欣语速很快,说得很急,显然是真的心急了。

“妈,今天我有别的事,真过不去,改天吧,先这样!”薛岐渊直接挂了电话,他心里很烦,他不知道为什么,身上的网似乎越来越紧,自从程一笙嫁给殷权之后,一切就开始变了,他觉得越过越痛苦,越来越压抑。现在摊上一个顾念文,让他更有一个束缚的感觉。

汪欣没料到儿子会挂他的电话,这一下给气的啊,她心想这下可怎么跟念文交待呢?她赶紧就给丈夫打了过去,薛登昆不耐烦地接电话,“什么事儿?我正开会呢!”

“你还开会?你儿子又不知道要闹哪出呢!念文想跟他约会,他不见人家,连我的电话都给挂了,你说怎么办吧!”汪欣气道。

“这小子还了得?竟给惹事儿,这么大了还不明白?”薛登昆气得直吼。

“你别开会了,咱找他一趟,关键是念文那边怎么办?我说了让岐渊接她的,我可怎么跟她交待啊?”汪欣真是愁死了。

薛登昆想了想说:“这样吧,咱俩一起去接了她,然后去岐渊的电视台,亲自押着两人去吃饭,这下看岐渊还能有什么借口!”

汪欣叹气,“你说这儿子搞个对象,怎么还要咱们当父母的这么手把手的教?真是要累死我了!”

“算了,好歹他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只要结了婚以后就不用愁了,你赶紧给念文打电话,让她等着!”薛登昆也郁闷,他当老子的,还得帮儿子接女朋友,这叫什么事儿?

------题外话------

看痛快了木有?哈哈投票吧!